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鸭脖批发 >> 正文

【江南专栏★柳絮风轻】一次秘密的采访(小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前几天,我约见了一位特殊的男人。以下是我们之间的谈话笔记。为了尊重被访者的个人隐私,我不写出他的名字,连化名也不用,只用“我”字代替。

不瞒你说,三年前,我不想结婚,因为我只喜欢男人。

没想到吧。起初我自己也不相信,可我在广东三年了,有过七八个女孩子喜欢过我吧,好几次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我就是没有答应,而且,我一点也没占女孩子的便宜。你别笑,是真的,有几个胆大的女孩在和我交往两三个月之后,就主动要跟我上床,我都婉言推脱了。有一次,算是临阵脱逃,姿势都摆好了,就差发起攻击了,我还是鸣金收了兵。那个女孩子第二天问我:你是不是没有用?这么年轻,没关系的,我陪你去看医生吧。我哭笑不得,最后在人家失望的、怪怪的眼光中分手了。

其实,你都看得见,我发育得很好,我的生理功能一切正常。我不是不想,我只是不想和女孩子做,我喜欢自己动手解决。更多的时候,我喜欢碰男人的身体,尤其是那些长得斯斯文文、年纪比我小、外表看起来有点像女孩子的男人。

在日常生活中,我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能吃能睡,喜欢运动。你是问我小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很特别、很记忆犹新的事?我懂,你是想知道我这种倾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对不?让我想想。

记得那年我15岁,刚读初二,开始寄住在学校。我是在乡下读的书,那时学校的环境很差,校舍是一栋两层楼的老房子,下面是教室,上面是寝室,木板楼,据说它还是一户地主留下来的,解放后就改成了学校。寝室里没有床,因为都是小男生,冬天里大家就把被子铺在地板上睡。虽说一人一个被窝,可有些调皮的男孩为了取暖,总是喜欢两个人挤在同一个被窝。那时,我们正处在发育阶段,嘴上有毛茸茸的胡须,开始长出喉结,说话的声音像公鸭,而最关键的,还是我们的下身,开始长毛,一开始只有几根,然后慢慢地增多,变黑。所以晚上睡在床上,有时我一觉醒来,总要偷偷地看看它是不是又长长了。

和我同睡一个被窝的是一个比我大两岁的男孩。有一天晚上,学校早熄灯了,我和他都没睡着,在小声地聊天。在我没有防备下,他冷不丁地把手伸进了我的裤档,觉得很奇怪,便要我给他看看。那时我也不懂得什么叫害羞,看就看呗。看完之后,我就问:你的呢?他却很害羞,说,我没有!那声音,有点要哭。我心里好笑,可嘴上只好安慰他:别哭,哥们,不就是几根毛吗,我有,你一定会有的!从那以后,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只是每晚睡觉的时候,他的手喜欢乱动。他能摸我,我当然要摸他,要不,我会吃亏对不对?想想那时,真的笑死人了。这种状况没有维持多久,因为第二学期,我随父母搬到了县城,进了县一中读书。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再也没看见过我初中的这位男同学了。只是在我的记忆里,和我同班过的有那么多的女同学,不管长得漂亮或不漂亮的,我一个都没记住,唯独记住了他——那个在我面前哭过、大我两岁的男孩。

如果说小时候的这段经历,只是出于一种对自身生理器官发育的好奇,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话,那么不知后来发生的这件事算不算正常。反正今天没有外人,既然聊开了,在你面前我就没有必要保密什么了。

那是我参加工作的头一年,我分在一家大型的国营工厂当锅炉工。你知道这种工种是很脏的,每天下班必须洗澡。当时我们厂有1000多人,职工澡堂太小,每天要排很长的队,很烦人的。那一天我提前下了班,因为有个好心人帮我介绍了一个女孩子,要我下班后赶快洗澡穿戴整齐去见她。虽然当时我心里从未想过女孩子,可既然有人主动牵线,我当然不好拒绝,要不让我家里的父母知道了,会被臭骂一顿的。于是我第一次去了公共澡堂。

时间大概是傍晚六点多钟,我进澡堂的时候,人不多,但里面热气腾腾,脱光了衣服,一点也不觉得冷。我是戴着眼镜进去的,不一会我的镜片就被热气蒙住,一点也看不清四周。我只得把眼镜取下来,想找个合适的地方放好。在我弯腰放眼镜的时候,我发现了他——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年龄大概在十八九岁上下,很瘦,但他的屁股长得很好,圆圆的,很有肉感。我也说不清有什么具体的原因,反正当时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本来我想站在他的隔壁洗,可他的左右两边都有人,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水笼头,我只好在斜对面找了一个能观察他的位置洗起来。不到十几分钟,他开始穿衣服。当他走出澡堂的瞬间,竟然回过头来莫名其妙地望了我一眼,我立即记住了他的样子:哇,他白白嫩嫩的,没长胡须,脸型长长的,正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人!

走出澡堂之后,我的脑子里乱乱的,眼前总是晃着那个男人光着屁股的样子。我要想办法找到他,他应该就住在这间公共澡堂的附近。我当时随便找了个理由告诉介绍人,因工厂临时有事,我不能参加和那个女孩子的约会了。一连几天,我总往公共澡堂跑,希望能再一次遇见那个男人。可他总是像和我作对似的,不是去得比我早,就是去得比我迟,有一次,我进门的时候遇见他正从澡堂里出来,我只得友好地向他打招呼:

“洗好了?”

“嗯。才来呀!”

等他走出了几步远,我再回过头来看他:当时他的上身披着棉袄,下身穿的是一条又肥又大的蓝色运动裤,根本就显示不出他屁股上的线条,难看死了。我的心里顿时空落落的,没有心情洗澡,便转身跑出了澡堂。后来,我再也没有碰见过他。

去年年底,我从广东回老家过春节。在父母的强行逼迫下,我和家里的一位乡下的女孩子结了婚。新婚之夜,我一点也不想碰她,后来是她在天快亮时,主动采取几轮攻势后我才被迫还击,结果没到两分钟就完事了。其实我娶的这个乡下的女人长得很漂亮,细看之下真有点像香港的某位女明星。她还很聪明贤惠,一连几天晚上,她半句都没有埋怨我,相反的还对我百般温柔。也许她是通过什么绝密的途径,对我的过去略知一二,但她从未当着我的面提起过。后来,不知她是受到哪位高人的指点,每天晚上,她在床头摆了一本厚厚的健美画册,上面的图片全是男人的屁股和有型的线条。于是我在和她亲近时,脑子里把她想像成男人,不到一个月,我就恢复了正常,我不再需要那本画册的帮助了,我变得越来越开始迷恋起和我同床共枕的女人的身体了,我熟悉她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乃至每一个毛孔——

哟,你看我们光顾聊,都快中午两点了,我今天上中班。我今天和你说的这些,你千万要为我保密呀,我知道你们写文章的人,什么都敢写,要是让我老婆知道了,她非打死我不可。

哪能呢,我保证不提你的名字。来,握个手,非常感谢你今天跟我讲了这么多,等你哪天有空,我们再聊别的话题。我走了,拜拜!

癫痫孕妇的护理方法是什么
在那可以治疗癫痫病
药物治疗癫痫效果如何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