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武汉陪驾 >> 正文

【丹枫】厉害角色(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张琴结婚后被人传颂是一个不敢惹的厉害角色。

闺蜜卢芳嫁到了几十里外的王家村,随后也将张琴介绍给了本村相貌英俊的刘根茂,婚后生下闺女后,张琴才渐渐融入农村妇女行列之中。从邻居口中得知,婆家在本村独姓,而且代代单传,根茂父母势利眼,为人不太忠厚,但儿子根茂长得端正,也谈过一个女朋友,根茂父母十分喜欢这个女孩,话也分外谈得来,但女方父母打听到了刘家底细,怕女儿以后吃亏,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无奈之下,根茂父母才同意选择了张琴,也指望借张琴而巴结卢芳家大人旺的婆家势力,以此抬高自己家威信。尽管当时张琴要的彩礼多,根茂父母也是东拼西凑地把张琴娶回了家。在农忖,一般门户大的家族不被人欺负,门户小的人家遇到麻缠事有理也矮三分。

但张琴却不一样。王家村逢三(初三、十三、二十三)有集会,新婚后的张琴骑着电动车来赶集,发现有卖大蒜的,随后就讨价还价地以一元一斤称了五斤,用微信支付的时候,卖大蒜的老人支支吾吾地说:“微信都转到儿子手机上了,他又不给我钱,你还是给现金吧。”

看着老头可怜的样子,张琴放下大蒜说:“我回家给你拿钱,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样啊!”张琴不一会就回来给了老头现金,掂起大蒜的同时,还特意将大蒜上称称了称,不错,还是那个斤数。

回到家的张琴怕大蒜在塑料袋里变味,就将大蒜倒出来,却发现自己亲手挑选的大蒜,底部大个的蒜被老头换成了小个,还有几个烂了的。张琴立马将大蒜重新装进塑料袋里,骑上电动车就去找那个卖蒜的老头。老头自知理亏,给张琴换上一兜大个的,张琴依然不依不饶,大骂老头缺德,你嫌价钱低可以不卖,但不能偷梁换柱坏了良心,奸商奸商,无商不奸,好心不得好报。张琴一直在老头摊位前守着,搅合着老头做不成生意。并声称,只要老头在这做生意,自己就会常来。从此,老头再也不来王家村做生意,白白贴了半年的租金。

结婚后的张琴与公婆谈不来。在怀孕期间,婆婆整天询问是男孩女孩?言下之意,现在计划生育格外严厉,只能生一胎,若是女孩就及早流产。张琴心有不满,内心却对婆婆有了隔阂,你也是从女孩走过来的,就不应该重男轻女,男孩女孩都一样。女儿朵朵刚满月后,重男轻女的公婆就搬进了另一个院。根茂平时揽工做泥瓦匠活,张琴在家做饭看孩子。

这一天,还不到中午下班时间,在邻居张婶家串门的张琴,听从外面回来的张叔说根茂下班回家了,就抱着闺女回了家,进得家门正好碰见根茂穿得整整齐齐地正要出门,便问他要去干什么?根茂脸一红,支支吾吾地回答说那院来客人了,母亲让去陪客。根茂是孝子,自从分家后,每天早起都要去母亲那儿看一下,然后回来吃饭上班,雷打不动。张琴不为以然,他是独子,去就去吧,有个病啊灾的能及时发现。张琴很少去,去了也是呆几分钟就走。可今天根茂的举动令人生疑,什么客人啊还如此隆重的要打扮一下?张琴照顾着闺女总算安稳地睡下了,张琴看了下表,己是下午三点了,还不见根茂回来,神秘客人也引起了张琴的疑心。随即将屋门虚掩,向公婆住的那个院子走去。

进了公婆院子,公公和婆婆在东屋的厨房里说话,没发现张琴进来。张琴掀开门帘进了堂屋,堂屋大厅中间圆桌上杯盘一片狼藉,显然待过客的碗碟还未收抬,再一转头,发现根茂依在西墙边正与一个女人相拥深吻。背对门口的根茂听到响声忙扭转脸,随即一脸惊恐地看着张琴,按在女人身上的手也放了下来。

张琴也呆了,想不到老公今日的穿戴整齐来陪客,却原来是要与这个女人私会?

“她是谁?”张琴冷冷地问。

“不……不关她……她的事,都……都怨我忍不住地强迫她,她才……”根茂语无伦次地回答。

“她是谁?”张琴再一次面无表情地问。

“不、不关……”

“我问她是谁?”张琴音量抬高了八度。

张琴的声音引来了东屋说话的公婆:“她是我干闺女。怎么了?”

“闭嘴,没问你。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她是谁?”张琴看着根茂恨声又问。

“她是我以前的女朋友墨墨。”

“朵朵妈,有话好好说。”婆婆插话道。

“好啊,你说吧,你让你儿子今天来陪客,就跟这个不要脸的三八亲在了一起,我要再晚来一会,说不定就滚在了你们二老的床上了。怪不得今儿穿戴得那么整齐来陪客,原来是您二老做的老鸨头啊!还弄了一桌菜,吃吧吃吧,现在我让你们连桌子一块吃了。”张琴抬手就要掀桌子,婆婆上来一把拉住张琴的一只手。

“有话好好说,墨墨快走,老头,快来拉住朵朵妈,别让她犯傻……”

张琴一见婆婆这样护着外人,见桌上有盘吃剩的炒辣椒,趁婆婆未抓住自己的手之前,双手抓起一把辣椒一手往婆婆脸上扔,一手往公公脸上扔,嘴里还大声吆喝着:“老公公非礼了,老公公非礼了……”公公婆婆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任凭张琴掀翻了桌子。

根茂听到母亲说让墨墨快走时,就赶紧护着墨墨往街门走。婆婆和公公被辣椒呛了眼睛蹲在地上捂着脸,张琴甩开了公婆随后也跟了出来,并不住口地大骂着根茂和那个叫墨墨的女人。就差那么几步没撵上,让墨墨骑上电动车狼狈而逃……

张琴气愤不过,回过头开始骂根茂八辈祖宗。根茂也顾不上父母夺门而去。邻居们听到吵闹声也都纷纷过来看情况,当弄清原委后,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来劝架,任凭张琴将公婆的锅碗瓢盆砸了个稀巴烂。最后见张琴要去放火点公婆的衣服被褥,才出手将张琴拖住,将她拉回了自家院子,未到院里,便听到女儿睡醒后的哭声,在众人的劝说下,张琴才进屋哄女儿去了。

张琴坐在自家门前整整骂了三天街,最后选了一个好日子,租了一辆轻卡和几个搬运工,还有一辆婚庆音响车,一个人大摇大摆地指挥着搬运工人搬空了家里的一切,连院里抽水的小电机也搬上了车,临上车走前,还当着许多村民的面放了一万头的鞭炮。

孤苦伶仃的母亲看着嫁出去的女儿又回来了,顿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还指望着你能给我养老送终呢,你倒拉着嫁妆回来了,你让我以后怎么活啊……”

张琴一边指挥着人卸车,一边劝母亲:“妈,放心吧,不管我怎么样,一定给您养老!”

在家总呆着也不是办法,手里的钱总有花完的时候。张琴决定出外打工,让母亲先照顾女儿。张琴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县城当保姆,这家男主人是一个乡镇的领导,只有星期天在家,女主人长得特别漂亮,张琴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心里生出一股羡慕。而女主人又特别会说话,每一句话都让人听着分外舒服,但她却心存野心,一心想与朋友去长春做大生意,之所以招聘保姆,就是为照顾两个十岁左右上学的女儿与一个年近七十的婆婆。

张琴尽心尽力地伺候祖孙三人。夏天天热难耐,老婆婆想要洗澡,张琴就端来热水,事先没跟婆婆说便给婆婆淋在身上,婆婆受不了这样用水直冲的洗法,就忍不住高声责备张琴。张琴哪里受过如此责备,随后辞职,租了房子后另寻了一份夜市服务工作。

夜市工作很辛苦,每天下班都在两点以后,老板生意好,员工才能有工资。这天,张琴下班经过一座大桥时,天空中落下了零星小雨,此时的街道在路灯下显得更加冷清,毫无睡意的张琴决定走一走,感受一下城里别具一格的夜晚。张琴坐在桥墩上,看着静静流淌的河水,想起了自己失败的婚姻,不由得泪如泉涌,小声地抽泣起来。

“姑娘,你没事吧?”

在沉寂的深夜听到问话声,张琴吓一跳,随后身子一颤,差点向河里倒去。问话的男人连忙伸手一拉,就将张琴拉住了。张琴回到了常态,抬眼看了对方一眼,见对方长得很方正,也不像是坏人。“没事,下了晚班随处走走。谢谢你的关心。”

“我也是没事随处走走,看见你坐在桥墩上伤心,怕你想不开。”对方关切地说。

“谢谢,我很好,不会寻死的。”张琴说道。

两人就在一问一答中开始了交谈,从谈话中,张琴知道了这位男人叫周帅,搬运站的一名搬运工人,父母早逝,妻子受不了家里清贫的生活,带上儿子回了四川老家,从此,周帅就过上了一人吃跑全家不饿的单身生活。张琴也袒露自己的婚姻生活,周帅很是敬佩张琴的果断与处事风格,对张琴产生了爱慕之情,但迫于自己的经济条件,就将心思压在心底。

岁月更替,日子如梭,周帅通过自己的努力,手里终于有了闲钱,在一次招聘大会上,毅然接手盘下了搬运站,他以自己平日的工作经验,将搬运站的工作搞得风生水起,生意异常兴隆。当他在县城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时,与张琴的感情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这一天,迎亲的队伍来到了张琴的村庄上。村里所有的人都来看热闹,身穿婚纱的张琴一脸幸福地坐在床沿等待着新郎的到来。周帅胸戴红花,满面笑容地来到屋内,伸手拉着张琴的手就要走。坐在一旁的张琴女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周帅愣了一下,随即抱起了张琴的女儿:“走,我们一起走。”又回身对张琴的母亲说,“妈,我们一起走,以后我来为你养老送终!”张琴笑了,女儿笑了,母亲也擦了擦眼角笑了。全村的人看着新郎接走了张琴一家人,都忍不住地鼓掌,对周帅说:“没事的时候,常回来看看,这里也是你的家!”

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搬运站二楼的办公室里等待周帅的张琴,听到了收破烂的拨浪鼓声音,想起家里还有一堆破烂要卖,就走出二楼房门,正要开口叫,却忽然愣住了,收破烂的是以前的老公公,几年不见,他怎么轮到收破烂的地步了?张琴没言语转身回屋后,给闺蜜卢芳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前夫刘根茂一家的近况。

闺蜜说:“这几年我一直也没敢给你说他家情况,一是怕引起你伤心,二是给你说的这个媒,我也一直觉得对不起你。自从你大闹王家村离婚后,一块揽工的村里人一致将刘根茂排斥在外,不再与他一块揽工,刘根茂无颜呆在村里,去了新疆摘棉花,后与当地一位寡妇结婚落户,永不再回来。他的父母后悔当初一念之差毁了这个家,根茂母亲一直哭哭啼啼,现在眼睛几乎看不见,全凭根茂父亲以收破烂为生。”

“他家土地呢?不是还有好几亩土地吗?”

“人老了,根茂母亲眼睛不好干不了农活,他父亲一人也种不好,发生了那种事情,土地也无人租赁,一直荒着,唉,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听了卢芳的话,张琴内心一阵欢喜,活该!当初看不起我,设宴让儿子与前女友私会,就该遭天谴。可看着老态龙钟的根茂父亲吃力地弯腰蹬着三轮车的样子,一股恻隐之心油然而生。

晚上,张琴跟周帅谈起了根茂家的情况,并希望周帅能给老人一份看大门的工作,并交代说,不能让他知道自己与周帅的关系。周帅看着善良的张琴,十分赞扬张琴的大度。可张琴母亲不乐意,当初那样对待张琴,这样的人就应该遭到报应!

“报应归报应,如今的生活实在不忍目睹。”张琴不好再说什么,看了周帅一眼,周帅心领神会,说道:“咱们听母亲的,就不应该管他们,活该他们受这份罪,累死也怨不着别人。”

第二天,张琴母亲早早就在客厅等候,见到周帅起床就说:“帅啊,我昨晚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要不,你就给他份工作吧,这么大年纪了,还蹬三轮,实在可怜!”

周帅笑了笑:“还是母亲心善,听您的,遇到合适机会就给他说。”

张琴看着母亲,也笑了!

丙戊酸钠治癫痫如何
癫痫病型脑电持续状态
女性癫痫病症状表现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