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天上的街市朗读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寻找眼泪的公主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花儿公主】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座被群山环绕的城堡,那座城堡有着绿油油的围墙,站在围墙外是无法看到墙内的景色的,即使站在城堡对面的高山上,人们也是无法看清城堡真正的模样的,那些站在城堡对面高山最高处的人们看到的只是红艳艳一片,人们往往会以为那座城堡不是朝阳就是夕阳,凡是真的有机会站在高山顶上的人,他们是绝不会相信那一片红艳艳的景色会是一座城堡的。可是毋庸置疑那的的确确是一座城堡。

这座在人们眼里是朝阳或者是夕阳的城堡里,没有幸福的国王与王后,没有英俊的王子,也没有整齐的士兵。这座城堡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和一群有着翅膀的只有拇指大的小精灵们。小精灵们叫那个美丽的公主为花儿公主。花儿公主是这座城堡的主人,拥有着听得懂动物们说话的法力。城堡里有着无数的房子,那些房子里摆满了无数的宝物。城堡的外面开满了红艳艳的玫瑰,玫瑰终年开放,无论围墙外面有多冷或者有多热。花儿公主坐在城堡里,而那些小精灵们则住在玫瑰里。

在小精灵们的眼里花儿公主应该是最富有也是最幸福的人了,可是它们不知道花儿公主为什么老是在太阳还未升起的时候飞到尖尖的城堡顶上。难道王子真的有那么好吗?花儿公主拥有着城堡,可是她并不快乐,曾经她也试图过跟小精灵们述说自己的不快乐的感觉,可是那些小精灵们常常在她未能讲完自己的感觉时就会不安分地东张西望。一个个展翅飞向别处。花儿公主只能把不快乐放在自己的心里了。

不快乐积压在心里,慢慢的就变成了一种寂寞,花儿公主蓦然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寂寞。小精灵们有着精灵们的世界,而自己并不是它们的一份子。花儿公主开始期盼能有人从自己的城堡路过,那么自己就能有一个伴了,有了伴,那么自己就不会寂寞了。花儿公主开始在每一天的凌晨时飞到城堡里尖顶上,怔怔地望着远方。她相信那没有尽头的远方一定会有人缓缓地朝着自己的城堡走来的。

小精灵们在多次劝说无效之后,便对花儿公主失去了耐心,它们可没那么好的毅力喋喋不休地阐述着一个道理,相比而言它们还是喜欢与邻家的精灵在花丛里玩耍。偶尔心情好时,精灵们还会陪着花儿公主一起眺望远方,虽然见不到人,可太阳升起的模样也还是很美的。如果不是太阳隔自己太远,小精灵们相信那太阳的味道也会和玫瑰花一样甜美的。

一天,太阳又一次没有任何厌倦地从同一个地方升起,而花儿公主亦如那太阳一样没有丝毫厌倦的眺望着远方。小精灵们嘻嘻哈哈的在花丛里不知疲倦的玩着古老的游戏,当花儿公主快快乐乐地朝着城墙飞去,小精灵们亦飞上了城墙,那远方一个来客骑着打扫脏东西的扫帚朝着城堡迅速飞来。小精灵们一哄而散,花儿公主微笑着并不觉得来客有什么不好的。

当来客在城堡里住的很开心时,花儿公主开始询问有关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了。来客不费吹灰之力地把花儿公主的问题回答得清清楚楚了,当花儿公主打着哈欠对她的话有点不理解时,来客简单地解释着,她说,你只需要和以前一样站在城堡的顶尖上,等一个王子路过你的城堡就可以了。她说,当然,你还需要爱情,因为有了爱情王子就会带你离开的。花儿公主为这个简单的解释感到非常的开心,她礼貌地与自称为巫婆的来客道晚安,然后走进了自己的睡房。这些日子的早起可把她累坏了啊。巫婆可不瞌睡啊,要知道巫婆是在白天才睡的。小精灵们亦不瞌睡,它们纠缠着眼前的巫婆,非要她讲点什么。巫婆虽然并不喜欢眼前这些多嘴吵闹的小东西,可她还是挺乐意给没听过什么的精灵讲点有意思的东西的。

花儿公主去跟来客问早安时,才发现来客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花儿公主问精灵们,小精灵们嘻嘻地笑着嚷着:“那个巫婆说被我们给弄晕了。”花儿公主笑笑,她可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意思,花儿公主朝着城堡顶尖飞去。王子,若有一个王子路过那可该多好啊。

小精灵们聚在一起,看着城堡顶上的公主,议论纷纷。他们嚷道:“这可怎么是好啊?”小精灵们在争论了整整一个月之后总算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了,他们决定跟花儿公主说清楚王子并不是好人,并不能给她幸福。当然,如果花儿公主不听劝的话,那么就只能靠别的办法了。精灵们打定主意,便朝着花儿公主一拥而上。

小精灵们给花儿公主讲了一个美丽忧伤的故事,这个故事是说一条住在水里的人鱼公主爱上了一个王子,她为了王子,用自己的声音跟水巫婆换了一双美丽的腿。人鱼公主在王子的身边默默地爱着王子,可王子还是娶了别的公主,最后,人鱼公主伤心地死了。小精灵愤愤不平地嚷道:“花儿公主,你看王子是多么的无情啊。”花儿公主忧伤地垂下了眼:“不是的,王子并不知道人鱼公主爱着自己。”小精灵大叫:“谁说的啊,王子就是个坏东西。”花儿公主眨眨眼:“好吧,这个王子的确实是个坏王子。”小精灵们快乐地笑了起来,一哄而散。留下一个望着远方的花儿公主。

当新的一天小精灵们醒来时,他们才发现花儿公主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离开了城堡顶上。精灵们不高兴地飞上了城堡:“花儿公主,你怎么还在这啊,不是说了,王子不是好的吗。你忘了昨天的故事吗?”花儿公主委屈地看着精灵们,小声地解释着:“我承认人鱼公主爱的那个王子是一个坏王子,可是我能说话,我能告诉我爱的王子我爱他。”小精灵嚷道:“王子都是一样的,都是坏的。”花儿公主争辩道:“不是的啊,比如说有的花是白的,有的花是黄的,还有的花是红的。那么王子也应该是一样的,我想我一定会等到一个好王子的,因为我不是美人鱼我有腿,而且我是一个拥有着巨大财富的公主。”小精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无法说出比公主更有说服力的语言了。精灵们闷闷不乐,断断续续地离开花儿公主,寻找着自己想要的办法。

一个又一个的朝阳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方一次又一次老样子升起,花儿公主毫不厌倦地看着守着。精灵们倒坐不住,总是不停地问着花儿公主可有看到了什么。花儿公主笑,摇头,并不介意精灵们幸灾乐祸的眼神。花儿公主也无法说清楚自己心里真正的感觉,那个自称女巫的客人,可真的见过王子?那王子可真的会带自己离开?女巫口中的爱情究竟是什么?朝阳每一次都是那么慵懒,似乎这世界没有什么可让它担忧或者焦急的。花儿公主安然地享受着太阳的慵懒,并不因王子的姗姗来迟而伤悲。悲伤,我想花儿是理解不了的,如那玫瑰不凋谢,就不会知道开的快乐与美丽的。

日子在不紧不慢地走着,滴滴答答,如那暮春的雨。当外面的世界从严冬醒来,一切都是嫩绿,鲜艳,欣欣向荣的时候,精灵们却在玫瑰丛里毛躁地溜达。他们从围城外多嘴的鸟儿那里得知王子正从山的那头走来。如果王子不改变路线的话,那么在某一天的早晨,花儿公主就一定会看到王子的,那么这座城堡就定会被花儿公主遗弃的。那也是说花儿公主将不再理会自己。精灵们是绝不会允许花儿公主遗弃自己的。

【绝望的王子】

王子无法掌握好未知的战争,看着另一个王子的英姿,王子忽而觉得自己是那么猥琐。王子惭愧地走进大殿,年迈的国王倚着宝座,看着双目紧锁的王子。忍不住轻声地叹息:“王儿,如果你害怕,那么就去见你的母后。在她那儿你能得到偷生的道路,那儿的尽头有着一座金色的玫瑰城堡。那儿你能得到永生的富贵与平静的生活。”王子看着年迈的父亲落下了的眼泪,自己多么的没用,连父亲也知道自己年轻的身体比不过他那年迈的英气。王子垂着泪,从侧门而入。华丽的城堡里听不到城外的号角声。

王子站在母后的面前,年老的妇人把手中的包袱递给年轻的儿子。垂泪道别,细细叮嘱。王子落荒而逃,原来自己的无能并不是错觉,连母后都知道自己无法赢得战争。王子的背影在春天的道路里如残冬最后的脚步,慌慌张张,无比的萧索。年迈的国王、王后相依在城堡的最高的地方,看着自己保护了二十年的王子在一场虚骄的战争里落荒而逃。眼泪从眼角滑下,滚进了深深的皱纹里。暖和的春风拂在他们的脸上,却不暖那闪闪的泪痕。

王子顺着母后说的路落荒而逃,无法预知那父王所说的玫瑰城堡是否真的存在。这一辈子父王母后从未骗过自己,那玫瑰城堡定然存在的,只是玫瑰城堡的主人会怎么安置于自己?想到这王子有些后怕,可是回去面对的却是战争,赤裸裸的战争。失败了便会死在那血色的战场,被乌鸦啄食。王子伫足,看着满眼的嫩绿,放声大哭。

一面写着“酒”字的旗子,在吐出点点嫩芽的树梢半飘半坠的,如一个害羞的女子躲在门口,羞涩地看着来客一般。淅沥沥的雨飘在身上,有点寒有点暖。王子朝着旗子跑去,蛛丝一般的雨黏在脸上,说不出的落魄。树枝上停留着细小黑色的鸟儿,叮铃铃地叫着,偶尔会一跃而下。

简单的房子,搭着一个大大的空间,三三两两的人热恋地聊着,王子在角落里捡了一个有阴影的位置,为自己未知的将来而伤悲。酒店的老板殷勤地走到王子的身边,王子随意地要了一壶酒。开盖,弥散着酒浓烈的刺鼻味,王子用嘴唇沾了一点。这酒不甜不香,既苦又辣。王子放下了酒杯,沉浸在未知的国度里。

一个人提着一只沾满血迹的狐狸走进店里,店里的人三三两两围过去。那人提着狐狸道:“谁要买,不过一壶酒的价钱。”围观的人并未说话,只是每个人伸手在动物的背上捏来捏去,那狐狸呦呦地叫着,满是恐惧。王子走过去,那是一只狐狸,灰色的狐狸,血把狐狸的毛粘成一团团的。狐狸乌黑的眼珠里渗满了恐惧。王子伸手搂过狐狸,轻言道:“这狐狸给我吧,我的包袱里有你喝一杯子酒的钱。如果可以你还是不要捕获动物类,他们也会害怕死亡的。”王子抱着狐狸走出酒楼,雨还未停,还是那样淅沥沥地下着。酒楼的人看着雨中的王子哈哈地笑了起来,道;“你今天可得请客啊。”王子惶恐地点着头,一叠吆喝声在雨里细零零的飘荡。酒楼旁的小鸟吓得风一样地飞走。

夜色从山的那头慢吞吞地遮下来,王子开始为自己的住宿着急,可这荒野的地方会不会有人家?住宿需要多少钱?怀中狐狸已经不在战栗了,只是偶尔抬头看看抱着自己的王子。当夜幕遮盖了王子,王子颓废地捡了一棵比较大的树,暂且躲躲那淅沥沥的雨。

王子站在树下,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王子在别人的摇晃中醒来,站在王子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和善地说道:“我家就在不远的地方,那里可以遮雨。”王子不停地道谢,正要跟着小伙子走,却发现自己怀里丢了那只受了伤的狐狸。王子在周围寻找着,年轻人困惑地问:“你在找什么?需要我帮忙吗?”王子直起身子,摇摇头:“没什么,那我们现在走吧。”

年轻人的房子极其简单,不过一个厨房一个睡房。王子站在厨房里,看着年轻人忙碌,鼻子里闻到的是很好闻的香味。王子疑惑地问:“你这房子里怎么有这这么香的味道啊?”年轻人笑笑,从燃烧的木柴里抽了一根没有烧蛮多的木柴,递给王子:“你闻闻。”王子接过来,认真地闻了闻,讶异地问:“这是檀木?”年轻人笑着:“是啊,我们这里的檀木极多。所以并不看重。”王子点头,开始为自己的浅薄而感到羞愧了。人家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而自己身为一个王子还如此的大惊小怪。

王子睡在檀木做的床上,心里暖洋洋的,旁边的年轻人早已熟睡,轻轻的呼吸声如窗外的虫鸣,王子闭上眼,用心地倾听着。窗外的雨轻轻地落在地上,惹起一片和鸣。

当王子睡醒,正要看身边的人有没有醒时,才发现不过是一个梦,自己还是站在那树下。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鲜艳艳的朝阳在山的那头,灿灿地笑着。怀中的狐狸在脚下半卧着。王子轻轻地蹲下抱起了狐狸,怜惜地抚摸着狐狸的后背:“可怜的东西,你的家在哪,我不过是失去了家,而你却不仅仅是失去了家,连生命也差点失去了。”狐狸仰起头,看着王子,乌黑的眼睛里泛着半丝灿烂的光芒。

王子踏上了路途,怀着对未来的恐惧。可当接二连三的在路旁看到结了香甜的水果的大树时,王子才一扫脸上的恐惧。恐惧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困惑,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这水果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成熟的。可是吃到嘴里的水果的确是香甜而且能填饱肚子的。

当夜色再一次袭来,当王子再一次在树下站着睡的时候,那个年轻人再一次唤醒王子时,王子迷惑地问:“这是梦吗?为什么上次我明明是睡在床上,可醒来却是睡在树下?”年轻人笑着:“怎么会呢?这荒原可只有我一个人住。”王子说:“上次我就是住在你的家啊?”年轻人诧异的叫了起来:“怎么可能呢?我可是第一次见到你啊。”王子不说话了。年轻人看着王子:“你走不走啊,不走我可要走了。”王子点头,这一次又没有见到狐狸,王子还是四处找了一下,和上次一样,并没有找到。

年轻的房子还是一个厨房一个睡房,燃烧的还是檀木。王子无法得知真正的解释,只是王子想,不管是不是梦,这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重复着,路上有着吃不尽的水果,梦里有着燃烧的檀木。身边有着狐狸陪着自己。这路再怎么长也没有什么好忧虑的。其实就这样一辈子走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那城堡里面对战争的父王母后可好?

治疗癫痫病西药处方怎么样
中药治疗癫痫病有什么好处
贵州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