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秦腔丑角视频 >> 正文

【看点】朝伴晨露晚沐雪(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浮生苦短,风景看透,余生的路,只想与你携手。”鹿遇看着不停地在留言板里刷着屏的这句话,嘴角不禁抽了抽,却也遮不住的不断上扬。

“呵呵,这是抽风了?”鹿遇心中不停地冒着泡泡,嘴上却不住调侃。殊不知屏幕那端抽风的某人,已经被她空间里的某条留言酸的不要太爽。

“我去,这是我女朋友,好不!”某人确实差点抽风——被酸的。可是,宫泽晨完全忘了,这已经是七年前的留言了。

其实,当年鹿遇并没有看到过那条留言,因为太忙。等她想起翻看空间的时候,它早已不知被甩在哪个角落里了。

虽然,那个人,算是她的初恋。却不是属于她的路程,毕业后,都不曾联系过。更不知道他曾出现过,以至于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鹿遇都一直耿耿于怀。总想着,当初要是怎样怎样,现在是不是又怎样怎样......

对着那句有些甜,却有些别扭的话,鹿遇面上不停傻笑。思绪却早已飞到零九年的某一天,一座喧嚣,忙碌的冷饮店里。

“一次拿不了,就拿两次呀。”这只是一句很平淡的话,听着却无比的悦耳,作为一名服务员,其实最大的感知,就是催,客人催,同事催,老板催。

而今,忽然有人说,你可以慢慢地来,不用着急。虽然话没有那么直白,但也足以让人深刻。

所以,虽如此,可鹿遇还是一次收完了杯子,因为实在是客人太多,亦是不太敢面对那人。她不怕别人放狠话,却更听不得别人对她说软话。

那天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因为是夏天,闷热而夜长。结束了忙碌的工作,只想倒头就睡,也无心其它。

此后,那座宽敞却依然忙碌的冷饮店里,似乎不曾出现过那个好心人的身影。又或是出现了,鹿遇不曾注意到,因为那时,他在她心里只是一个纯粹的好人。

忙碌的日子,总是让人容易忘记今夕何夕!

鹿遇再次见到那个人时,不知道距离第一次见到隔了多久。只是那天依旧是晚上,客人却已没有那么多,可能是夜深了的缘故。

那座冷饮店有两层楼,一楼进入,接着就是进入二楼的楼梯口。由于大多数的下班时间都在凌晨以后,所以店里人性化的提供夜餐,但也无非就是面条,米线而已。

所以,可想而知,那天晚上,当鹿遇端着两碗面条在上通二楼的楼梯时,摔了个狗啃屎,该有多狼狈!

“你没事吧!”这句没有起伏的话,响在头顶面条的鹿遇耳里时。鹿遇匆忙说了句没事,却更想找个洞钻进去,即使她不知道,这话的主人,就是那个好心人。

当之后每每说起这段时,鹿遇总是满头黑线,为毛?每次遇到他都这么狼狈。

人在没有牵挂的时候,日子总是平淡而冗长,却依旧日复一日的繁琐。

“喂,鹿鹿,我五点到站,到时候一起吃饭吧!”下午四点五十分,这个阶段基本没什么客人。正在打瞌睡的鹿遇,被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吓的一个机灵,接着便是欧阳略带兴奋的声音。

“好啊,就在宿舍楼下那家店里呗。”

“好,美人等着啊!”约定好了,两人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因为都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很多客套的寒暄根本用不着。

等鹿遇到时,欧阳菜都点好了,许是温度过高的关系,她脸色微红。待摆好了菜,一抬头,就看到鹿遇在门口张望。

“美女,这里。”她一开口,鹿遇也看到了她,直径走了过去。凝眸,更觉得她满面春风。

“春天来了吗?”鹿遇凝视着她,双眸中却透着八卦。

“去,少来打趣我。”她说着话锋一转,略显神秘。“不过,真有艳遇哦!”

“嗯哼,还不从实招来!”

“哟喂,看不出来你八卦分子这么活跃啊!”

“那也得看是谁的八卦,好么!”确实,因为从小生活环境所致,鹿遇就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更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但是,欧阳除外,谁让她是她第一个交心的人呢。

搞定了五脏六腑后,听着欧阳说着她所谓的艳遇,鹿遇的好奇心突然静默了。

这也算艳遇,这真的不是你自己借机搭讪?欧阳的艳遇竟然是班车颠簸时,有个叫陆砚的帅哥撞了她一下。

然后,她厚着脸皮的要了一个人家的电话号码,理由不提也罢。这搭讪方式,除了她,也是没谁了……?

说完了自己的艳遇后,欧阳又瞄上起了鹿遇,缠着她问,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哈哈!”所以,可想而知,当鹿遇说完后,刚刚还被嘲笑的某人,瞬间笑得前仰后合。

“哈!这两人认识,有趣。”鹿遇拖着笑得毫无形象的欧阳灰溜溜的离开,却不知她们的对话被隔壁桌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晨,面对我们的那个女孩就是,咳,就是想讹我那个!”陆砚说着不好意思地轻咳了一下,都怪他太善良,被讹,又能怎么办?还不能说其中还有心甘情愿的份,咳......不过这可不能说出来。

“哦!”宫泽晨事不关己的应了一声,起身就走。

“啊!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给点反应啊,哦,是什么意思?”陆砚一脸崩溃,这么傲娇,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喜欢就去追,世人千千万万,能遇到一个合眼的却不易。”宫泽晨说着,却往反方向走去。

“唉!唉!晨,你走错方向了。”被宫泽晨一说,陆砚老脸一红,抬眸,宫泽晨竟然与家背道而驰。

“吃的太饱,走走更容易消化。”宫泽晨楞了一下,看了眼前面,随即答道。

而前面,欧阳拎着包,鹿遇却蹲在地上在帮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奶奶系鞋带。

这天晚上,宫泽晨失眠了,这是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失眠。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不时闪现的却都是鹿遇。

她执着却善良,她满身狼狈,却从容自若。或许这样的女孩有很多,但是入他眼的,却只有那个叫鹿遇的。

或许,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管做出什么事,都觉得理所当然。

连续失眠了几个晚上,宫泽晨知道,他喜欢上了那个叫鹿遇的女孩。所以他每天都会去她上班的附近待一两个小时,只想更多的了解她。

因为,目前来说,他们还只是陌生人。

所幸,过了一个星期,他找到了一个从陌生人变熟人的机会。

据他观察,鹿遇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去城南临近郊区的一家孤儿院。所以,当天他赶在鹿遇之前到了那家孤儿院,与之来了一个巧遇。

“小鹿,这位是宫先生,来做义工的,你带他一起检查一下桌椅板凳,看看有没有坏的。”鹿遇刚看完睡午觉的孩子们,就被院长妈妈叫了去。

“你好!我叫宫泽晨。”还没等她吭声呢,那位宫先生已经开始自我介绍,而且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鹿遇。”愣了一下,鹿遇亦伸手,却匆忙掠过。

宫泽晨嘴角上扬,他和她终于不再是陌路人,虽然还不熟,但至少知道了她的名字。鹿遇,他很期待以后的日子,与她生活。

等他们检查完全部的桌椅板凳时,已临近黄昏。跟院长妈妈和孩子们告过别,鹿遇在去等公车的路上时,遇上了宫泽晨。

此时,红霞满天,微风徐徐。

“鹿遇,你也坐三路公车么?好巧?”

“嗯,好巧。”暖黄色的夕阳照在鹿遇身上,仿佛渡了一层金光,看上去恬静优雅,却晃眼。

“怎么了?”许是宫泽晨的目光太灼热,鹿遇难免有些不自在。

“咳!咳!没事!”这一刻,宫泽晨有些窘迫,亦有些慌乱,他怕吓到她。

夕阳暖暖,时光不负,他好像等到了一直在找的那个人。想到此,嘴角的弧度逐渐上扬。

而鹿遇一凝眸,却晃了眼,慌了神。

在橘黄的暖色里,他们的身影被拉得很长,长得好像一生。

“好消息,好消息啊!”距离上次去孤儿院,鹿遇已经有半个月不曾去过了。正准备去看望孩子们时,欧阳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中奖了,这么嗨!”

“鹿鹿,除了钱你能不能提点别的。”

“除了钱,还有什么能购置孤儿院里坏了的桌椅板凳等等设备吗?”

“好吧,败给你了。”欧阳嘴角一撇,也不在卖关子了。“我跟你说有帅哥今天约我吃饭呢。你陪我去。”

“就是你借机搭讪那个,你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鹿遇满头黑线,被讹者,还能请讹人者吃饭,还有这等好事。

“就是之前接触过几次,哎呀,我不管!今天你必须陪我去。”这次换欧阳满头黑线。

“我能不去么?”鹿遇问。

“当然不能。”欧阳秒回。

等她们俩到约好的地方时,陆砚们已经到了,之所以说们,是因为陆砚旁边多了一个人,而那个人赫然就是宫泽晨。

“好巧,你也在这里。”鹿遇觉得,她和宫泽晨也算是认识的人了,理应打招呼。

“嗯,好巧。”虽然宫泽晨,只说了三个字,但不断上扬的嘴角,与眼眸里的璀璨却足见,他心情有多好。

“你好,我叫陆砚。”陆砚觉得,他叫来宫泽晨是个错误。因为,他此时的暗淡无光。

“你好,我叫鹿遇。”

“耶,你也姓陆,我们不会是本家吧!你是哪里人啊!”陆砚话匣子一打开,也忘了他的主角光环。

“呃,我是麋鹿的鹿。”

“那你是哪里人?”陆砚见鹿遇不说是哪里人,又问了一遍。

“我就是路上的人,四海为家。”鹿遇说完笑了笑。

“啊!路上的人?”陆砚听得一脸懵圈,还想在问时。一前一后,响起了欧阳与宫泽晨的声音,也就没再问。

“菜上好了,吃饭。”

“陆砚,该吃饭了。”

鹿遇诧异地看了宫泽晨一眼,心脏的地方,好像有什么在悄然改变。

鹿遇不知道的是,她没去孤儿院里时,宫泽晨去了几次,也知道了她的一些事情。鹿遇,很美的名字,却伴着一个悲伤的故事。在路上捡到的弃婴,所以叫鹿遇。

酒足饭饱,欧阳终于说了今天的主题,却吓了鹿遇一跳,鹿遇是真的吓到了,这才多久啊!

“鹿遇,我们在一起了。”欧阳抱着陆砚的手臂,满面春风,满脸幸福。

其实,他们俩这么快走到一起,还要感谢宫泽晨的那方见解,世人千千万,但要遇到合眼的人却不容易。

看着他们十指相扣,鹿遇想着,或许感情里最幸运的,莫过于,我喜欢你的同时,你刚好也喜欢我。

想到此,眼神下意识的往宫泽晨望去,而刚好,宫泽晨也在看她。

心,好像被狠狠地撞了一下,她连忙撇开视线,夹了一柱菜,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呵呵...”宫泽晨将她的反应全然収于眼底,似乎想到了某种可能,他不禁笑出了声。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次以后,鹿遇觉得她与宫泽晨的关系变了,似乎变得更近了。也许是因为欧阳与陆砚的原因,又或许不是。

“亲爱的,叫上鹿遇一起出来吃饭。”到饭点时,陆砚给欧阳打电话约饭。为什么叫上鹿遇呢,因为宫泽晨。

这段时间他每每打电话约鹿遇出去玩,或吃饭。她都说没时间。所以,他想知道,她是真的很忙,还是故意躲着他。

“啊,鹿鹿那丫,掉钱眼里了,都好长时间没跟我一起吃饭。”欧阳说着无奈撇嘴,那丫也太拼了。

“呐,鹿遇没空,你还去吗?”陆砚开着免提,欧阳话音刚落,他就问一旁黑着脸的某人。

宫泽晨什么也没说,直接转身就走。

“哎,你去哪?”

“吃饭!”

“我去,你还真有当电灯泡的潜质,关键你这灯泡也太亮了点。”事实证明,陆砚想多了。

见到欧阳,问了一些鹿遇的境况后,宫泽晨就离开了,他才不会在那里无辜受虐,吃狗粮呢。

“喂!方女士,你不是一直想做慈善吗?城南郊区有一家孤儿院……”宫泽晨回到家,就直接打了一通电话。

想到欧阳说鹿遇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不停地做兼职,想靠自己微薄之力来更换孤儿院里的陈旧设施。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还是好傻,他看着却心疼不已。可是他喜欢上的就是这样的鹿遇,善良、仁义、知恩感恩。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或许只是自己的事,与它人无关。所以,宫泽晨喜欢鹿遇,即使得不到对等的关系,但还是会忧对方而忧,虑对方所虑。

“你看看,你这孩子怎么就不会照顾自己呢,都瘦了。”当鹿遇拎着大包小包的小玩具,小零食到孤儿院时,院长妈妈一看到她就眼红了。

这个孩子一直是她最为心疼的,遇到她时,她才有两三天大,身上只裹了薄薄一层。她甚至以为:如果在晚遇到一个半个小时,她都不会活下来。而且身上也没什么丝毫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就连出生证明都没有。

“以后不要这样了,我知道你把这里当家,也可怜这些孩子,可是你也要先照顾好自己啊!”院长妈妈想着,又免不了一番苦口婆心。

“我知道了,妈妈。”鹿遇听着,吐了吐舌头,她一直喊院长为妈妈,因为她知道这世上,院长妈妈是一直对她最好的,而且是第一个对她好的人。

两个人像平常母女一般,说了一会家常话,鹿遇就离开了。

“喂,小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院的设备有着落了。”在半路接到院长妈妈的电话。

癫痫频繁发作怎么办比较好
纯中药治疗癫痫症
小儿癫痫治疗有原则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