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正文

【军警】让爱,随风飘去(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秋风习习,秋叶遍地。秋意绵绵,秋日私语。

这几天的奔波忙碌让佳歆无暇顾及秋天的诗情画意。她只是感觉到疲惫,劳累,她只想尽快回到家中,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

打开房门,她来不及换鞋,就瘫坐在沙发上。

奶奶去了,她今生再也见不到她老人家了。在娘家,奶奶最疼她,最宠她。她对奶奶有一种无尽的感激和无奈。

听大姑说,在她六个月大的冬天,她得了很严重支气管炎,呼气困难,面色苍白,到附近的医院,医生看后都不给治了。就在大家要放弃的时候,是奶奶踩着厚厚的积雪,步行三十多里,向一个老中医讨来了偏方,才救了她一条小命。

从她记事起,她就一直跟着奶奶。白天围着奶奶转,晚上和奶奶挤在一起睡。上学后,无论是开家长会,还是颁奖会,她的家长代表都是奶奶。她觉得奶奶对她的爱比父母还要多。

“妈妈,我饿了。我要吃蛋炒饭!”女儿雯雯的叫声把佳歆从悲痛中拉了回来。

“雯雯乖,妈妈今天好累,妈妈给雯雯煮方便面吃好吗?”

看到女儿懂事的点点头,佳歆起身向厨房走去。

佳歆的丈夫程刚是个孤儿。女儿雯雯一岁的时候,佳歆要上班,程刚要出车,孩子无人照看,正在他们左右为难的时候,是奶奶不顾自己年迈体弱,主动到佳歆家帮忙照看雯雯,一直到雯雯上幼儿园她才放心的回家。想想奶奶对自己的好,佳歆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妈,饭溢出来了!”佳歆再次惊醒过来,看到灶台上溢出的汤汁,她慌忙去端火上的缸子,不小心又被烫了一下。

看到佳歆被烫伤了,雯雯急忙到妈妈的包里拿餐巾纸。在她取出餐巾纸的同时,一张纸也被带了出来。雯雯捡起来,展开。

“1314512113。妈,这是什么?谁的电话号码?”雯雯一边读着上面的数字,一边问佳歆。

听到雯雯问话,佳歆停了一会说:“这是妈妈教小朋友学的数字啊。来,给妈妈,雯雯不是早就饿了吗?乖,赶快吃饭去。”

收拾完厨房,天已经黑了。雯雯自己在看动画片,佳歆则靠在床头上休息。虽然很累,可躺在床上的佳歆却没有一丝的睡意。

瞅着纸上的QQ号码,小姑夫那恳求的目光不断在佳歆的眼前浮现:“佳歆,他离婚了,整天把自己关在家中上网,你劝劝他吧,只有你能帮得了他。只有你能让他重新振作。”

他叫伟,是小姑父的亲弟弟,也是佳歆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

八年了,佳歆为了忘记伟,忘记伤痛,她刻意在逃避。她拒绝再到小姑家,甚至为了避免和小姑小姑父碰面,就连奶奶的生日也是等小姑走了她再去。她只想求得一份心里的安宁。她以为,她再也不会见到小姑小姑夫,她以为长长的八年她可以把伟从她的心中抹去。奶奶的去世让她不得不再次面对小姑小姑夫,更糟的是当小姑夫背地里告诉她伟的近况时,她的心分明在哭在痛。以至于小姑夫给她伟的QQ时,她竟然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电视里传来的哭声把佳歆惊醒,她起身下床走向客厅。

雯雯已经在外面的沙发上睡着了。佳歆弯腰把雯雯抱进了卧室。

程刚在佳歆娘家帮忙收拾还没有回来,此刻的家格外安静。陪伴佳歆的只有雯雯的呼吸和佳歆痛苦的回忆。

二、

和伟的初次相识,是在十年前暑假回家时的火车站。当时和佳歆同伴的小丽利用暑假外出打工了。佳歆本来也想利用暑假出去锻炼一下的。可架不住奶奶不停地往学校传达室打电话,佳歆还是听从奶奶的意思乖乖回家了。

每年暑假都是学生返家的高峰期,那天排队买票的人可真多。佳歆站了几个小时总算买到了回家的站票。距发车的时间还早,她独自一人在车站的广场上看《青年文摘》。

“是哪个挨千刀的偷了我的钱包啊?这可是我孩子的救命钱啊!”不远处一个女人凄惨的哭叫声传到了佳歆的耳朵里。她合上杂志向围观的人群跑去。

一个衣着朴素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正坐在地上哭呢。

看到那女人怀中病怏怏的孩子,听着女人伤心绝望的哭声,佳歆的鼻子酸酸的。她不顾周围人的无动于衷,挤过人群来到女人面前,从口袋里掏出她平时节省下来的35元钱生活费,塞给了那女人:“阿姨,这些钱是要给我奶奶买些东西的,现在你最需要,就给你救孩子吧,虽然不多,这是我的一片心。”

佳歆的话刚落,一个小伙子也上前掏出了身上仅有的二十多块钱塞到女人的手里。并冲佳歆投来敬佩的目光。看看周围的人只是在议论,小伙子转过身冲着周围的人说:“各位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伸出你们的双手,献上你们的一份爱心,帮阿姨救救她的孩子吧。”听到小伙子的一番话,一些人纷纷从口袋里掏出钱放到了女人的面前。佳歆把女人从地上拉起来,弯腰从地上捡起钱,然后从背上的书包里掏出自己的手绢把钱包好,双手递给了抱孩子的女人。“阿姨,拿好,快去医院给孩子看病吧。”

“谢谢,谢谢你们!谢谢大家!”抱孩子的女人感激的拉着佳歆和小伙子的手说。

谁知话音刚落,一个围观的人冲着佳歆喊道:“姑娘,你的东西掉了。”

佳歆低头捡起地上一个破旧的钱包,她摇摇头说:“这不是我的。”

“我看到了,它就是从你背包里带出来的。”那人肯定的说。

抱孩子的女人看到佳歆手里的钱包,立刻上前抓了过去,“这是我的钱包,这是我的钱包。”她一边说一边翻看里面的钱,看到钱一文不少,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听到女人的话语,大家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佳歆。

佳歆望着人们怪异的目光,着急,委屈,无助,一边哭一边语无伦次的重复着:“请你们相信我,我没有,不是我……”

“我相信你!”正在佳歆绝望的时候,小伙子站出来了。他指着佳歆胸前的校徽对大家说“大家看看,一个单纯的姑娘,她的真诚,热心,善良都写在脸上,她能拿出身上所有的钱帮助阿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去偷阿姨的钱包?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请大家相信她!”

这时,车站的广播上通知:开始检票进站了。佳歆向小伙子投去了感激的目光,然后背起书包匆匆向检票口跑去。

车厢里人真多。佳歆用力挤过人群往后走,她试图想找个可以转身的地方站着舒服点。可还没走两步,餐饮车过来了,她不得不往后退,谁知却踩在了一个人的脚上,险些摔倒。她本能的抓住了身边唯一能抓住的一个人的肩膀才站稳。“对不起!踩到你的脚了。”佳歆先转身给踩到脚的阿姨道歉。然后准备向坐在位置上被自己抓的人道歉,当她的目光投向对方时,她愣住了,是刚才在广场遇到的年轻人。显然对方也认出了她,小伙子冲她善意的微笑了一下。佳歆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满脸通红的说:“谢谢你相信我。”“别客气,我们都是学生,我相信你,就像相信我自己。”

“来,你坐这儿吧。”小伙子站起身,要让佳歆坐在他的位置上。

“不用了,我站着就行!”佳歆谢绝了小伙子的好意。

“你就别推了,我身体棒,喜欢站着。”他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盛情难却。佳歆坐下来,把背包放在自己的双腿上。

“你的背包好像破了。”小伙子看着佳歆膝盖上的背包说。

可不是,佳歆现在才发现她的背包不知什么时候被小偷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佳歆打开背包,看看里面的东西一样没少。也是啊,小偷要的是钱,怎肯要她视如珍宝的书籍呢。

看到小伙子一直盯着《青年文摘》,佳歆把书递了过去:“给你看吧。”

小伙子接过杂志,专心地看了起来。

列车在一个小站停了下来。上车,下车,又是一阵骚乱。

这时刚好有一位老人家走了过来,佳歆忙起身让老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自己站在了小伙子的身后。车厢里好拥挤,就连转身都困难。

售货车过来了,拥挤的过道又引起一阵骚动,人们纷纷往车座旁靠拢,佳歆被挤到了最里面,售货车过去之后,佳歆再用目光找寻小伙子时,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门外响起了车喇叭声,是程刚回来了。佳歆起身进厨房,打开炉灶,准备给程刚做点吃的,却被刚进门的程刚给拦住了。这几天,为了奶奶的丧事,把程刚给累坏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顾不得洗刷,程刚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听着身边程刚的鼾声,佳歆的思绪又飞到了十年前。

三、

再一次遇到伟,是在小姑家。那时,佳歆刚从幼师专科学校毕业,在家等待分配。小姑的孩子刚满一岁多,没人照看,奶奶就让佳歆过去帮忙照看小姑的孩子。

到小姑家有一星期后的一个中午,佳歆刚把熟睡的孩子放到床上,正准备帮小姑做午饭,忽然听到门外有人高声说话:“嫂子,我来报饭了,今中午来你家蹭饭吃了。”

佳歆生怕吵醒了孩子,赶忙出去,她想示意来人说话小声点。可当她看到来人时,竟然呆在了那里。来人竟然是他—佳歆在车站遇到的热心的小伙子。

看到佳歆,小伙子惊喜的问:“佳歆,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小姑家啊,我来帮她看孩子。 ”

“这是我哥嫂家。”小伙子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佳歆好奇的问。

“《青年文摘》上有你的名字啊。那天忘记还你了。真不好意思啊!”小伙子歉意的说。

“那天你那么相信我,帮我解围,那本书就当我答谢你的礼物好了。”佳歆一想到那天车站发生的事,就觉得难过。

“忘记告诉你了,你猜,我在你的书里发现了什么?”小伙子对佳歆说。

“我书里没什么啊?”佳歆莫名其妙。

“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良心发现,转交失主。八个字。这下你可以释怀了吧。”小伙子望着佳歆说。

看佳歆没有说话,小伙子转移了话题: “这两年怎么没见你来过这儿啊?”

“我在外面上学啊。就连小姑的婚礼都没赶上参加呢。”佳歆对小伙子说。

“也是啊。我也是因为在外上学没有参加哥嫂的婚礼呢。”

“呵呵,看来你我还真有缘分!竟然成了一家人了。”话一出口,小伙子就因为说错话了而满脸通红。佳歆也尴尬的站在那里不说话了。

“佳歆,愣着干啥?我给你介绍一下吧,他叫伟,是你姑父的亲弟弟,以后你就管他叫叔叔吧。”不知什么时候,佳歆的姑姑下班回家了。

小姑的话让伟觉得别扭。

“嫂子,我们的年龄看起来差不多,叫叔多难为情啊,好像我有多老似的,就直接叫名字吧。”

“随便怎么叫吧。不过辈份还是不会变的。以后你这个叔叔可要多来看看你的小侄儿,顺便也来给我们佳歆聊聊天,她在这着急着要回家呢。”

这几天佳歆确实有点着急,小姑虽然嘴上没说,可她心里明白。看到伟,她眼前一亮,她觉得伟和佳歆年龄相当,也许和伟聊聊,佳歆在这里就不着急了。要知道孩子无人照看,她无法安心上班呢。

“嫂子,你放心吧,我一有空,就会来这里陪小侄儿的,到时候你可别让我付饭钱啊!”佳歆小姑的话让伟喜出望外,他正想找机会多和佳歆在一块呢。

以后的日子,伟天天往哥嫂家里跑。有了伟的陪伴,佳歆不但不会着急了,反而会觉得每天的日子过得很愉快很开心。

佳歆发现伟不仅对人热情善良,他还是个细心体贴的人。每次和他推着孩子上街,他都会细心地把小车的遮阳篷撑开,然后不忘拿把伞给佳歆。一次他碰到佳歆给小姑家提水,他赶忙过去接过水桶,把水箱装满才走。以后每到这个时间,他都会准时赶来把水箱接满水,根本不用佳歆插手。

佳歆印象最深的是一天傍晚吃过饭,小姑上夜班了,姑父出差不在家。伟和佳歆推着孩子来到离家里不远的小桥上,他们手扶桥栏,并肩而立,一边聊天一边嬉戏,竟然忘记了时间。还是身边孩子的哭声提醒了他们,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当他们带着孩子回到家里时,才发现孩子小脸燥热,昏睡不醒。佳歆吓傻了,一直不停地责骂自己没有照顾好小姑的孩子。看到孩子发烧,伟抱起孩子就往医院跑。检查输液忙乎了一夜,孩子才平安无事。当他们抱着孩子离开医院时,医生还责备他们:“你们这些年轻父母真大意,怎么会让孩子烧成这样?以后可得注意啊。”医生的话让佳歆羞得满脸通红。她赶忙解释:“你弄错了,这是我小姑的孩子。”

三天之后的晚上,佳歆正在家里喂孩子吃药,伟来了。他一反往日的滔滔不绝,只是默默无语的帮佳歆给孩子喂药。看到伟的异样,佳歆说:“今天怎么不说话了?有什么不开心吗?”

“我……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伟鼓足勇气说出了心里话。

“不可以!”佳歆拒绝了伟。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她分明听到了自己心跳在加快。

“为什么?”遭到拒绝,伟激动地说。

“你是姑父的亲弟弟,我们不能交往。”佳歆无奈地说。

“还是知识女性呢,没想到你这么世俗,就因为我是你姑父的弟弟,我们就不能交往吗?和你交往的是我,而不是别人,只要我们在一起开心快乐,何必要在乎外人的感觉?我们在一起这一个多月,我觉得我们有共同语言,我看得出你对我有好感,我也很喜欢你,既然我们彼此爱慕,那我们就应该在一起。”

其实,车站相遇,佳歆已经对伟心存好感了。多日的相处,更让她觉得伟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只是碍于世俗的压力,她才不敢奢望这份感情。

“小姑和姑父如果知道了一定会反对的,奶奶也不会答应的,外人也会议论纷纷的。”佳歆满脸无奈的说。

“我知道我们会遇到很大的阻力,但只要我们共同努力,坚持不妥协,相信他们会被我们感动的,你愿意和我一起努力吗?”伟望着佳歆说。

癫痫病是可以治疗的
羊癫疯抽搐发作有哪些症状
导致癫痫大发作的诱因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