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甲状腺功能低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玫瑰之约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玫瑰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

跟别的咖啡厅不同,这一间咖啡厅很小,客人亦不多,加上所处的位置属于那种闹中取静的,便没有了诸如星巴克、真锅等咖啡厅的热闹了。可这一间咖啡厅的味道却足够,老板娘是那种带着几分民国味道的女子,眉眼儿颇有几分《红楼梦》里的脂粉英雄王熙凤的味道,是那种“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不过却比凤姐儿更柔更媚,尤其笑起来,尽管从不曾花枝乱颤一般的炙烈,却让人觉得暖融融的,心底里便先起了一种想要跟她亲近的愿望。第一次看见这个年纪已经不小的女人,玫瑰就被她吸引了,于是,玫瑰成了这间咖啡厅的常客。

玫瑰来这间咖啡厅,除了老板娘,还有一个原因——咖啡厅的客人不多,而且很多都是常客,但彼此并无交集,看见了不过轻轻笑笑点点头,各自坐了各自的位子,守了各自的一个世界。玫瑰喜欢这样热闹当中的清寂,或者,这样的味道正贴合了她的境况?玫瑰并不愿意去深想,她想,这里总比家里好,到底看得见其它的人,听得到其它的声音,尽管这里的人都在低低得说着话儿,旁的人根本听不清,终究是人的声音气息,况且,那一缕似无却有的音乐围绕在周围,让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梦境的感觉。玫瑰不知道,当初,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时候耳畔是否就一直缠绵着这样的音乐,简直入到了人的心底里去了。玫瑰觉得这间咖啡厅是自己的一个憩息的地方。

玫瑰把玩着一枚戒指,钻石戒指。钻石不小,闪着光,犹如猫的眼睛,冷冷的,不带半点儿热度,反而有几分戒备。玫瑰瞇起眼睛,长且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她将胳膊往前略微伸了一下,戒指远了一点点距离,依旧反射着咖啡厅里的光。玫瑰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收回了胳膊,一个光的弧度,戒指落在了面前的小茶几上,立刻,一个亮闪闪的异星闪耀起来,映衬着咖啡厅的灯光,带着几分神秘感。

玫瑰的睫毛扬起来了,目光盈盈的,似乎汪着水。老板娘坐在吧台后边,往这里睃了一眼,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玫瑰笑笑,老板娘回了一个笑,眼光转过一旁,有客人来了。

玫瑰在等人。

听见老板娘招呼来人,玫瑰侧了一下身,她是侧背对着咖啡厅的大门的,不略微转身看不见进来的人。这一眼,一股挫败的感觉就在心底缓缓爬了上来,好像丝袜上的一道裂痕,阴凉而固执。

等最难熬。

玫瑰等的时候总会想如果换了男人会怎样?他可会借着香烟打发这样的焦急么?烟雾中,那种虚飘飘空落落简直不知道身处何处的感觉让人有一种惶惶然,时间溜过去的声音都听得到的。

玫瑰重新靠进沙发里,呷了一口咖啡,歪歪脑袋。似乎想起来什么,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拿过手袋,取出一个精致的化妆盒,镜子里映出一张清丽的脸孔来,妆容精致的无懈可击,尤其皮肤简直细腻的如同鹅脂一般,让人看了简直想伸出手去轻轻摩挲一下。玫瑰看着小镜子里的自己的脸,不由的嘴角就往上翘了翘,她知道,自己有多么美。

今天的咖啡厅与平常不太相同,人来人往的,老板娘亦忙个不停。

玫瑰端着咖啡杯深陷在沙发里。咖啡杯在唇边慢慢地摩挲着,咖啡特有的香味儿一波一波得冲进鼻孔里,玫瑰的眼睛变得雾气蒙蒙。

玫瑰这样的等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很恼火,却无法发泄,每一次的单独见面并不很容易,忙确也是忙的,况且,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而那个女人是太阳光底下的,雄赳赳气昂昂的,身畔还有很多打小报告讨好的人,玫瑰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当然,玫瑰也知道,尽管自己这样的将自己隐藏在暗处,还是要注意力集中的,毕竟,除了那一个光明正大的女人,多少的诱惑摆放在那里,男人大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盯着怎么可以?简直就需要提溜着两只乳房在那里晃来晃去的。

玫瑰的脸绯红了,一个人影遮住一片阴影过来。玫瑰抬起头,一抹喜悦飞进眼睛里。

茶几上的戒指让男人的眉头略微蹙了一下,玫瑰拿起戒指,丢进手袋。男人坐在玫瑰的对面,老板娘走了过来,笑嘻嘻的。男人点了咖啡,老板娘退下去,很快就送了咖啡来,便不再过来,不过在这一次转身离开之前,深深地看了玫瑰一眼,玫瑰立刻感觉到一股寒意,看着老板娘的细腰,宛若游龙一般游开去,隐在了吧台后边。

男人没有说话,只啜饮着咖啡。玫瑰亦沉默着,老板娘方才那最后的一眼让她所有的想好的话变了一个标点符号:句号。

良久,男人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一张卡,放在玫瑰的跟前。玫瑰的睫毛低垂着。男人又推过来一张卡,玫瑰低垂着睫毛。

玫瑰自睫毛底下悄悄看着男人,男人脊背挺得很直,却显得有一些微微的手足无措,这似乎还是第一次,玫瑰咬住嘴唇,悄悄地笑了。她抬起睫毛,目光盈盈的。

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气,重又坐回到沙发深处,指指茶几上的卡:“过节了,我陪不了你,你自己看着买点儿自己喜欢的。”

玫瑰将卡收起来,呷了一口咖啡:“你已经给了我戒指了。”

男人的脸上一片平静,只自顾自的喝着咖啡。

很快,一杯咖啡就喝完了。

男人拉着玫瑰起身,就在拉她起身的那一刻,玫瑰感觉到一股热气自乳房袭过去,她飞快地看了男人一眼,依旧一脸的平静。玫瑰被拉了起来。

随着男人,玫瑰软洋洋地凹着腰。一步一摇,如同刚刚幻化为人的蛇妖一般,步入了华灯初上的夜。

玫瑰的心摇啊摇,却又明镜一样——这将会是最后的一个销魂夜了……

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呢
突发性癫痫病会遗传么
顽固性癫痫病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