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甲状腺功能低 >> 正文

【丹枫】孤灯映废墟(小说)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色正浓,在一片拆迁多半的旧居民区深处,仅有一盏孤灯。

月亮还没出来,废墟内的那盏灯被黑暗紧紧地合围。

沉静中,月亮出来了,把清澈的月光洒在一片废墟上。那些堆积无序,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瓦砾借着月光,变幻出乱坟岗的状态,其间隐藏着阴森、恐惧。有时,还会听到咯吱,咯吱啃骨头的声音。接着,一只被惊扰的狗会在预想不到的地方突然跳出,吠然离开。

白天,废墟上下到处都有三五成群,窜逃跳跃,悠闲散懒的流浪猫的身影,到了夜间,那些依恋旧居的猫竟然把废墟当成天堂,追逐着,嬉闹着。

废墟深处,一盏灯影下躺着一位病人。她之所以还留着这里,是因为许多房主都不愿意把房子租给一位病入膏肓的人。

丈夫摸黑从废墟中回到家。

病床上的妻子满怀希望地问:“找到了吗?”

丈夫压抑着沮丧,取笑说:“听你这声音,好像老闺女问红娘可找到婆家似的,还——找到了吗?”他学着妻子的声音。

妻子脸上泛起的期待霎时散去,沉默片刻,赌气地说:“算了,别找了。我哪也不去了,就在咱自己家里等着咽气!”

丈夫不说话,开始为妻子弄饭。妻子在卧室喊:“你不要给我做饭,做了我也不吃。”

丈夫听了,心里堵得难受,动着嘴唇,说着只有自己听见的话。他把一碗鸡汤倒进锅里,不一会,小心翼翼地端上一碗面来到卧室。

妻子看也不看:“说了,不吃!你做的,自己吃。”

丈夫坐在床前,想着怎么能使妻子消气。其实,前天晚上就是因为几句闲话,惹恼了妻子。起因是妻子胸闷,说透不过气,丈夫起来给她倒水,把“速效救心丸”药瓶放在台灯下,说,待会把药吃了。

妻子说:“我对这种药已失去信心,下次别买了,省点钱等我死后给我买件好衣服。我都十多年没买衣服了。”

丈夫当时迷迷糊糊地接着:“那我呢,还不是一样?为了省下钱买药,我连短裤和袜子都不穿了。你虽然没买新衣服,好歹春夏秋冬都有的穿。再说,整天躺在床上,有新衣服也没法穿。我还得去上班,买菜,去医院给你拿药。有几次都是穿着半干的裤子出门,说来怪谁呢,还不是你浑身的病闹的。”

妻子没有应声,丈夫接着睡了,可一觉醒来,见妻子还靠在床头,满脸的泪痕,心疼地问:“哪里难受?怎么不叫醒我。”

妻子手摸着丈夫蓬乱的头发:“睡吧,别理我这个快死的人。”

丈夫晃了下脑袋,忽然想起睡前的话,歉疚地说:“别生气啊,我那时说的是梦话。”话刚出口,顿觉更严重,朝自己嘴巴打一下:“是屁话!”

妻子看着,泪水断了线似的流下:“从现在起,我不吃、不睡、不喝——直到死!”

丈夫听着,以为是气话,并没当真,到该吃早餐时,妻子果真摆出一副绝食的态度。

连着两天,妻子只喝水,什么也不吃。丈夫这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坐了一会,终于想出一个对策,对妻子郑重地说:“那好!从现在起,我也不吃,不喝,不睡——直到饿死!”

妻子眼里略过一丝哀凉:“看谁先走啊!与我比这个,怎么不与我比谁的头发长呢。”

丈夫见妻子眼里的笑,这笑,让他真的害怕了,知道她真的不想活了,顿时感到心一下掉在地上。眼泪快要掉下来的瞬间,急忙进了厨房,把锅碗瓢勺弄得叮咚响。

丈夫后悔说出那样的话!假如自己有钱,或有势,妻子这种病又算什么?现在医疗水平那么发达,换肝,换肾,换心的都有,妻子的胃癌算什么?糟糕的是,因为病情日益加重,心脏也出了状况。

丈夫把头抵在墙上,心里呐喊,我是个多么没有用的男人啊!我还有什么脸说出那样的话!算了吧,是我对不住妻子,现在她决心要走,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实现恋爱时说过的一句话,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了!

这样想着,丈夫心情立刻淡定了,于是,想洗个澡再与妻子一同死去。方法已经有了,待会把厨房的煤气罐拎进卧室,让液化气送他们夫妻离开人间。

妻子在卧室喊:“这会儿,你在厨房做什么,过来陪我说话。”

“洗澡。”

妻子不再说话,等丈夫脱了衣服,刚站在淋浴下,她却过来,双手扶住门框。

“你来干什么?”丈夫说。

“想看看呗。都不记得你光着身的样子了。还别说,虽说咱日子过得穷了些,可我突然发现一个好处。你看,我男人的身材有多好看啊!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啊,真好!那些有钱的男人,到你这个岁数,一个比一个胖,难看死了。要不,我也洗洗吧。”

“你两天没吃饭,怎么能这样折腾?”

妻子说:“看你刚才的样子,还以为你生气了呢。算了,我也不生你的气,不死了!看我男人这么好,你就是再嫌,我也舍不得死。活着,受多少罪都愿意,只要能看见你。慢慢洗,不急,刚才还饿得要命,看你洗澡,一下就不饿了,要不,我先喝杯牛奶吧。”

丈夫听了,高兴地顾不得穿衣服,光着身子给妻子冲一杯牛奶,递在妻子手上,然后接着洗澡。

妻子端着牛奶,身子靠在门框上看丈夫洗澡。

丈夫看一眼煤气罐,想着妻子刚才的话,把身子转过去,黯然流泪。淋浴的水把他的泪水顺着他的身体冲下。

丈夫洗好澡,夫妻俩开始吃饭。

饭后,丈夫收拾好厨房,妻子说想出去走走。丈夫本不想去,毕竟她两天没吃饭了,身体本来就那么差,但想到才刚结束的怄气,只好顺从。

出了门,眼前一片废墟,妻子看着刚升起的月亮,好像第一才发现,惊喜地:“你看,看啊!还不想出来?你就坏吧,月亮这么好,竟然不想让我看。”

“我说了吗,不出来。”丈夫为自己辩护。

妻子把目光从月亮上扯过来,眼睛闪着清雅的光泽:“都写在你眼里了,当我不知道啊。你没说,其实比说了还严重!为了惩罚你,我要你背着。”

“你好歹也走几步吧,出了门就耍赖,不背,是你说出来散步的,又没说是来看月亮。”

妻子伸出一个指头,戳在丈夫的鼻尖上:“好!你说的,不背!我可使劲走了,累倒了也不让你背。”

“嗨,吓谁呢,有本事你跑!”

妻子听了,一下靠在半截墙上,月光下,泪珠一闪一闪地落下。

丈夫知道一不小心又说错了话。

妻子上高中时是全校百米冠军,一个跑字让她想起田径场上的风采。

丈夫心里也难受,想起洗澡前想过的死,有过的自责,撑开双臂扶住墙,把妻子揽在怀里,身体若即若离:“我真的好后悔,当初我不该追求你的,要是你嫁给……”

“我警告你!”妻子伸出一只手捂住丈夫的嘴。

丈夫还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追求你的那个人现在多有钱啊,你若嫁给了他,早把病医治好了。”

妻子把脸转向月亮,似乎没听见丈夫的话,苍白的脸上溢满月光,略显凹陷的眼眶闪动着纯净:“也不怕月亮笑话,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这样拥抱,丢人不?你——”

“谁拥抱了,我是担心你倒下。”

“好啊你!你敢与我来虚的。”妻子说着,扬起下巴。

丈夫知道这是亲吻的暗示,为了让她高兴,丈夫抱紧妻子。

妻子小声说:“有多久没吻过,我都不记得了。哎,你说实话,是不是嫌我嘴里有药味?我这几天装着和你怄气,就是为了不吃药,想让你吻。”

妻子的话没说完,丈夫生气了,一下把身子离开:“你太过分了!那为什么连饭也不吃?拿命不当回事!”

“你小声点,我若是吃了饭,不吃药你能饶了我?哎,我好像看见有人过来,让人听见,还以为你在劫色呢。”

“你把我气死了,谁稀罕吻!”丈夫声音更大。

“是我稀罕你吻!行了吧?你真的不吻?我可把口水吐在地上了,别后悔啊!”

妻子没病的时候,丈夫喜欢吮她舌头,咽下舌尖上溢出的口水。第一次接吻,妻子问,你把我的口水都弄到哪里去了?丈夫说咽了,她惊讶,“你怎么这样啊!”

“你不懂,咽下你的口水,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两人就合二为一了。”

妻子说你骗人。

丈夫说:“你想啊,你的口水来自血脉,血液自然是流经心脏,当你血液流到舌尖的时候,遇到爱,把血液的精灵留给我。我把它吞下去,送到肝脏,心灵。你说,你都把我的心都占领了,还不算合二为一吗?”

自从妻子生病,她就不再让丈夫吻,理由是一股药味。

“你还不吻,白费了我几天的苦心。”妻子生气了。

听了这话,丈夫的眼泪落下,想着,妻子和他怄气是找借口,忍饥挨饿,只是为了找回一个久别的亲吻。

妻子双手扣在丈夫脖子上,用力拉着。丈夫以为她要亲吻,却不知她把嘴唇贴在丈夫眼睛上,边吮泪边说:“我要把你的泪收到心里,永远珍藏,等我死了带到天国去。”

丈夫吻着妻子,吮她舌尖的口水,虽然没有往日甘甜,且含着淡淡的药味,却象从九天落下的甘露,浸泡着他几乎干枯的心。此时此刻,丈夫才感知到,妻子的口水会在他血浆存活多久:“真的是啊,我在,她就在啊!”

丈夫不敢亲吻太久,担心妻子体力不支,顾不得她的坚持,转过身背起她顺着废墟中的弯路朝前走。妻子在丈夫后背拍一下:“干嘛呢,我还没吻够呢。”

妻子不让背,丈夫只好挽住她的胳膊,顺着残垣走着。妻子把头歪在丈夫肩膀上说:“想给你商量个事,以后吧,谁都不许谈钱的事。我吧,还真的习惯了清贫,也习惯了生病。那怎么办呢,有了病,它们不走,那就养着呗。病了这么久,总算知道财富终究不能留住生命,还不如让生命的状态来去自如的好。你看啊,那些有钱的人病了,老公会陪着病恹恹的老婆散步吗?还有,会亲吻吗?你想啊,这个世界有多公平啊,有钱的人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我们呢,除了没钱什么都有。真好!”

丈夫没有回答,不知道该怎么回。妻子等一会小声埋怨:“你什么都好,就有一条不好。”

“不能挣钱?”

“看!我刚说了,你还变本加厉了。想挣钱,我给你指条道行不?”

“说。”

“嗯,明天照一张相,朝网上一贴,说,看我怎么样,找富婆!”

丈夫伸手捏着妻子的鼻子:“这么好的主意,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早说了没有用,没听说过吗,男人四十一朵花,再过九天,嗯,让我看一下时间。”说着搬起丈夫的手腕看着手表,“零一小时三十六分,你刚好四十岁,正好是开花的时刻,就凭我老公这摸样,只怕老富婆们拿钱来都不好使。”

“什么意思?难道你还要金条不成?”

“啥金条,得拿刀,一人一块,割了去。你别打我!我可是有病的人。哎!你看,你抬起的胳膊上还有我送你的手表,你忍心啊?”

“那好,我用这只手。”

“那——等下,看,看你说的,我的口水已在你血液里了,你胳膊上流的可是我的血啊,怎么能打我呢。”

“那我还你就是了。”说着,丈夫想搂着妻子亲吻,遗憾的是在一堆废墟的另一侧传来一对男女的说话声。妻子帮丈夫把挂在手表链的衣袖捋顺,似乎想起:“唉!我看了这块手表就觉得特委屈。”

接着,夫妻两都不说话,妻子想着在送手表前后的经过。

二十年前,妻子和丈夫刚恋爱不久,一次约会,丈夫无来由问,在我们之前,你心里可曾有过谁?妻子说没有。丈夫不信,说,你这人太不真诚。妻子不肯说,一口咬定没有。没想到,这么一个无聊的问题每次约会都要跳出来折磨他们。终于有一天,妻子坚持不住,说,初中时心里暗恋语文老师。这下麻烦大了,丈夫一气之下要分手,无论妻子怎么解释都得不到丈夫的谅解。妻子无奈,只好给恋人买块手表。恋人问什么意思。妻子说,从今以后,我所有的分分秒秒都在你这里了。

后来,恋人接过手表又要还,这样还了几次,手表没还掉,两人重归于好。

结婚后,丈夫竟然常拿妻子的暗恋找闲气。每到这个时候,妻子像矮一截,虽然心里憋屈,可总找不到理直气壮的言辞,时间长了,还真觉得自己犯下对丈夫不忠诚的罪过。

夫妻默默地走一会,妻子小声问:“老公,前天,我背着你去一次医院,医生说,我没多少时日了。你别骂我,我只是想知道还能陪你多久,难道不该吗?”

丈夫心疼地:“别听医生胡说,我不会让你走的。明天,我一定找地方搬走,我们只要坚持到还原的房子到手,然后把房子卖掉,到那时,我们就有钱动手术了。”

“唉!可是啊,我怕等不到了!老公,我死,真的没什么难过的,唯一丢不下的就是你。有时候,真想让你找个对象,我帮你把把关,怕你看走眼……”

“你瞎说什么!我不能保证说,你走了我不独活,但可以对天发誓,你走了,我就守着你的骨灰一直到死。”

“谁信啊!你对我……其实,你自己知道的,还有一事,你一直瞒着我!别当我是傻子!唉!这件事,我死也不瞑目!”

“哎呀,你以为我像你,暗恋老师。”

“行!我不好,不该暗恋比我大二十多岁的老师。应该是一颗木头心,等着老公来雕刻,雕一条狗,我就只对你一个人摇尾巴。雕一匹马,就让你骑一辈子。唉!谁让我是女人哪?嫁一个丈夫,到了快死的时候都不肯交心!我好可怜哪!”

丈夫开始犹豫:“其实吧,我现在还真没把你过去那点事放在心里,有时只是觉得好玩,说说而已。”

“骗谁啊!要真这样,为何不把你心里藏的初恋说出来呢,你只有说了,我心里才好受。说吧,再不说就没机会了!现在说还算你自首。”

丈夫吞吐着:“我说可以,你不许生气的!”

“小看我了不是?我现在都恨不能给你娶个好女人回来接班,怎么会为你过去的事生气。”

“那好吧,我说。在我当兵的时候,一次拉练,住在东北海边的一个渔村,喜欢上房东家的女儿。”

“说,接着说。”

“没有了。”

妻子生气,甩开丈夫的胳膊:“你以为我还是二十年前那个单纯的女孩?没有了!就这能让你记二十多年?你说——你说!”

“你别生气啊!我说还不行吗。后来,她悄悄送我两双鞋垫。”

“再说!”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的老天爷,真的没有了!”

“呸!你不会对我说,你什么也没说,接过鞋垫部队就出发了吧?”

“我的天啊,你说的一点没错,真的是这样。”

妻子不再说话,靠着断墙,脸转向月亮,鼻子开始翕动,泪水在脸上与月光交融。

丈夫吓坏了:“我对天发誓,自从认识你,我再没多看别的女人一眼!我就有过那么一次感觉,真的没有什么的。”

妻子哭了:“原以为,你到死都不会说的,你知道吗,这些年我心里有多难受吗?”

“什么啊,本就不该说的!说了,反而让你瞎猜!”

“你还嘴硬啊!说我瞎猜。”说着,妻子的身体有了晃动,丈夫忙上前强行把妻子背起来,朝家的方向走。走着,妻子不停哭泣。丈夫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句话也不敢说。进了家,妻子躺在床上问:“你说,鞋垫呢?”

丈夫咽着吐沫:“早就用了!真的,在部队就用了!”

妻子眼里闪动坏笑:“你就给我撒谎吧。”说着,从床头被褥下抽出一个红布包,慢慢打开。

丈夫站在一边,屏住呼吸,当两双绣花鞋垫展现出来的时候,他的泪水一下涌下来:“怎么会是你收起来了?”

“我把老公的心收起来,不对吗?”

窗外,月色还是那么美好,夜,越发地宁静!

癫痫发作频繁怎么办
得了癫痫病后有哪些危害
氯硝西泮片吃多少会死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