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正文

【家园】友谊,与爱情无关(情感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动手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是在2012年的末尾了。外面鞭炮和烟火齐鸣,年的味道已经非常浓了。而我,在雪后的下午写下这些文字。

往后倒数一年,我在高四的泥潭中挣扎、徘徊。明明知道没有成功登陆的可能,却依旧在奋力前行,哪怕下一个瞬间就是泥水倒灌,被活活溺死。

往后倒数三年,我刚刚经历完文理分科的浩劫,一个如此热爱文字的我,却选择了一条理科之路。

往后倒数四年,我刚刚从初中毕业进入高中。那是一种让人欣喜的开始。我从此,也是一个高中生了,可以不再像初中一样,每天只可以背诵那些无聊的英文单词,算那些乏味的数学问题了。可以每天读一些自己喜欢的图书,听一些欢快的音乐了。

回想起来,全是温暖。

但那些伤痛呢?扎进心里的碎玻璃渣子呢?一脚踏空跌入的黑暗陷阱呢?如子弹般呼啸而来的必然或偶然呢?他们又去了哪里?

于是坐下来,掏心掏肺,呕心沥血,似乎要让自己再活一遍,再痛一次。尽管呕心沥血,且有些自虐倾向。

高一时,我遇到了ZH。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喜欢穿红红的外套,有着长长的黑黑的头发,笑起来,尖尖的鼻子一耸一耸的,那么可爱,那么漂亮。

很多年以后,我的梦中依旧会有这么一个女孩,穿着红红的外套,有着长长的头发。

友谊就是这样,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但它一旦在心中扎下根来,就会汹涌的生长起来,以一种是不可挡的气势蔓延到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记得高一时我是化学课代表。开学上化学的第一课,赵玉林老师让回答问题。我看看四周发现没有人举手,也认为自己作为化学课代表责无旁贷,就站起来回答了问题。当我坐下后,YHL告诉我,ZH一直在举手,没想到我没有举手就站起来回答了。而我,从此也开始关注这个女孩子了。

学校生活是枯燥的,幸好学校的每个教室都配备了一台电视机。虽然可以收到的频道寥寥可数,但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享受了。

黄昏,晚饭后。教室里没有几个人。WP与ZH坐在一个座位上聊天、看电视。我坐在后边。我走到前头电视机前换台。身后,她们两个人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晰可闻,听着她们的谈话,真心的感叹:ZH是多么高傲的女孩子啊。

其实,人似乎都是如此,说白了就是‘贱’。总是对那些容易得到的东西随意丢弃,从不知道珍惜。而对那些得不到的东西去费心费力,且乐此不疲。

马上就是元旦了,每个班都在举办元旦晚会。我坐在位子上,看所有的人在蹦在唱在笑。一直以来,在这种场合中游走都不是我的强项,我更适合做一个观众。CYS走过来跟我一起坐,之后告诉我说,山哥,我准备转学了。我说你转到哪里?他说回自己的乡镇。然后他告诉我他喜欢ZH,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我说,既然爱了,那就大胆的去告诉她,不要等到没机会了再去后悔。也许这就是人生吧,明明是自己决定的事情,但总觉得得到别人的肯定会让自己更有信心。也许,这就是一种心理作用吧。

这还要从之前的一个中午说起。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很多人都回去睡午觉了。我没有回宿舍睡午觉的习惯,所以每每都是回教室睡午觉。回到教室之后,发现ZH独自在教室学习。于是我调侃道,可爱的小女孩,干什么那。她说,什么可爱,可怜没人爱吧。我说算了吧,别跟我这儿装苦人了。她说不信算了。然后她就拿了几张纸给我看。我看后才发现里面写的是她的身世,我很惊诧。一瞬间,这个外表单纯可爱的小女孩不再,而成了一个让人怜爱的人。我暗暗的下定决心,等我长到足够为其遮挡风雨的时候,一定告诉她,请她给我一个为她遮挡风雨,给予她温暖的机会。只是当时的我还不知道,以后的一切,并不会按照我希望的那样发展下去。

慢慢的,高一结束了。

高一结束后的假期里,我看到大家都去补课了,我也开始着急了,似乎我因此落后了。于是,我也选择去补课。到了补课的地方,发现很多认识的人,其中就有ZH。每天补课的间隙,我喜欢到ZH哪儿去跟她说几句话。有一天,我说认她做姐,而后,我说上午请她吃饭,她未置可否。上午下课后,我收拾东西准备走了,ZH说,刚才还说要请客吃饭呢,现在怎么要走了。我说,刚才我说请客吃饭的时候没人说话,还以为你们没人去呢。等她收拾好东西,我与ZH以及ZH的朋友NYY一起走出了补课的地方。我推着车子,NYY故意让出我身边的位置让ZH走在我的身边。期间,还用一种意蕴万千的眼神瞟我。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把我当成了ZH的追求者了。

然后我就带ZH去吃了米线,吃过饭后,她问我打算去那儿。我说反正下午也没课,随便去玩玩吧。她问我打算去哪儿玩,说自己也没什么事情,就跟我一起出去玩好了。准备好以后,我们一起去了龙庭禅寺。这一段经历,后来被我写成了《再见紫罗兰》一文。似乎颇有意味。

龙庭禅寺在我们去之前很久已经败落了,空留一片竹林和林中的通幽曲径。我推着车子,ZH走在我的旁边,看着她低首微笑的样子,让我觉得很有一种古典的美。但我最终什么赞美也没有说出口。当时我想,如果不说什么,大家还有机会做朋友,说了如果产生了什么误会,可能连朋友也没的做。

高二开学了,因为文理分科,大家没有机会再继续在一起学习、生活了。学文科的去了文科班,而我们剩下的这些学理科的也被分开去了不同的班级。我想与ZH继续待在一起的愿望也落空了。

高二分班了,唯一的遗憾或许就是不能与大家在一起了。虽然不在一个班了,但我一直与大家保持着电话联系。一天我跟ZH打电话,就说起了学生之间“认亲”的事情,于是就想起了假期补课的时候我要认她做姐姐的话,于是就说认她当姐。她问我为什么要认她做姐,并告诉我,很多人接近她都是有目地的。我说我认她当姐,只是为了寻找血缘外的亲情,就像我跟SFT和LL一样。然后她说好吧,我答应你。就这样,我们成了姐弟。

就这样,高二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我也在刻意的与ZH加深关系,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我高一时看她写的那些东西时就打算多关心关心她的时候,可以让一切顺理成章。

有一天晚自习后,我和ZH一起出去吃东西。也许是因为太晚了,走了许久,也没找到一家可以吃东西的地方,只好回来。刚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碰到了LL。LL问我ZH是不是我的女朋友,我跟LL说不是。我告诉她:我们的关系就像我和你的关系,不过,你是妹妹,她是姐罢了。

大家在一起真的很美好,我以为大家可以像这样一直幸福,快乐下去。一天,ZJ告诉我ZH恋爱了。我跑去问ZH为什么恋爱了也不告诉我。ZH说,我怕你骂我。从那一刻开始,我的心开始感觉累了,于是我决定不再管她的事情了。没有人知道,有时候,我在三楼的教室的门口看着她和那个男孩子一起离开教室,觉得真的很无奈,这是坏了一辈子了啊。二姐总是在告诉我,我们不能参与,参与进去没有任何意义,只会制造麻烦。渐渐的,我什么也不去管了,想想也是,管个屁啊,除了让人烦。加上换了班级成绩一落千丈,所以也就开始自暴自弃了。

高二就这样在我的浑浑噩噩中结束了,接着就是高三的开始了。

高三到了,所有人都在为了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而努力。我也在努力从曾经的颓废中走出来,努力学习。只是每一天去吃饭的时候,都看到ZH挽着那个男孩子的胳臂走进餐厅。不知有多少次,我在想,ZH那ZH,你不至于这么得瑟吧。这好歹是学校,不是你家好不好,咱好歹注意点影响好吧。其实ZH不知道,多少次在我吃饭的时候,因为看到她们,我吃到一半的时候就不再吃了,而是选择离开,真的觉得这个弟弟做的无奈得很啊。

高三也要毕业了。ZH让WP给我送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上的ZH真的好漂亮。写到这儿,我又起身找到了那张照片,她穿着短袖的白衬衫,长发飘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也许那一刻,她真正的拥有了傲视一切的幸福。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叫着自己不幸福。但更多的时候,幸福其实很容易。就比如现在我看着ZH的这张充满了微笑的照片,我的心也有了一丝喜悦,许久以来的愁云与忧愁似乎没有了。但心里依旧在嘲笑自己,明明决定放弃了。老山啊老山,你说你是个什么东西。至此,伸手将照片反过来,好像,害怕了这张笑脸。更多的,害怕自己动摇放弃的决心。

高三终于毕业了。但因为高二的颓废,虽然高三在拼命的在努力,但依旧无济于事。所以我选择了复读。

在复读的一年里,感情很复杂。那些感情都是我整个高中生活积累下来的最刻骨铭心的,也是最珍贵的。但那都是曾经了。现在的我已经不在乎了,因为,我已经没有了继续在乎的理由了。

在我复读的一年里,ZH与那个男孩分手了。我那时没有喜悦,只有一丝欣慰。因为我欣慰我曾经说过的话,哪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人,跟他在一起没有出路。这说明我没有看错这件事情。当然,这儿没有幸灾乐祸。

而也就是在这一年,ZH因为身体的原因退学了。我知道这件事情以后,也很着急,但我真的没有办法帮她。不是我赌气看她笑话,而是我背负的责任已经让我透不过气来了,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给她多打电话开导她一下。

就这样,高四毕业了。考试完的第三天,我就离开了家去了WX打工。在外的日子是难熬的,不仅是身体上的累,更是心理上的劳累。单调、乏味、千篇一律的生活几欲令人崩溃。但没有办法,只能坚持。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富士康有那么多的跳楼的了。从WX回来后很快就开学了,我收拾了东西去了大学报到。ZH也决定去D县复习,打算再考大学。不管怎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就由自己去走自己的路好了。

写到这儿,我算了算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情,但我却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了。夜深了,身体好冷好冷,我也没有了继续回忆下去的兴趣了,但我还是决定写完这一切。

因为看不到希望,我从大学退学回来了。我回来以后,ZH因为心情不好也请假回来了几次。有时她回来了,会来找我。最近的一次大概在两个星期前。那次她回来了,来找我。因为心情不好,她晚上没有回家,住在了宾馆里。第二天九点我去了宾馆找她。她缠着我跟她一起照相。我们用电脑照了一些照片,存在了她空间的相册里。当时,她没有穿外套,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线衣。恍惚间,我觉得我这是在跟自己的家人在一起,毫无顾忌,更无矫揉造作。真美啊。我知道为什么她穿上了那件大红袄不显美丽,因为她的围巾旧了,不足以衬托出她的美丽了。我本想带她去买一条新围巾,但我没有,因为她还在上学,我怕她因为围巾的事情而分心。更确切的说是我怕她因为围巾的物语而分心。

夜真的深了,我的身体冻得发抖了,我不想再继续写下去了,就写写最后吧。

2012年12月23日,中国的小年夜,第二天就是春天了,2013年的春天就要来了。ZH告诉我她在县城聚会。她问我有没有时间见一面,毕竟大家很久没有见面了。恰好那天我陪AN去县城找他的朋友。跟AN见过他的朋友以后,我就去找了ZH。

我们见面了。我得到的却是她告诉我,2012年12月20日的时候,她的大学里的男友携父母和自己的父母见面了,彼此都很满意。最后,ZH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你马上就有一个姐夫了。

2013的春天马上就要来了,而我在春天到来的瞬间经历了2012的冬天里最寒冷的一天,寒冷,冷彻骨髓。没想到啊,我再一次遭受了隐瞒。同一个人,同一件事,同样的情景,欺瞒了我两次。对于我这样一个如此在意感情,如此追求坦诚的人来说,不失为是一次晴天霹雳。唉,真的无语得很,这种事情,瞒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那些追求者。

我选择了离开,我不离开又能怎么样那。这是我的宿命,不是她的。就用那句话来劝自己吧:只要她幸福,自己就默默的离开好了。何必非弄明白她为什么次次都隐瞒我呢。现在的这种情况下,清楚和不清楚都没有什么意义。

我这算是懦弱吗?也许吧。不敢开口要一个结果就选择离开了。离开就离开吧,结果如何,在这一刻真的一点也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

我问我自己,为什么非要写下这些文字,难道是为了侥幸吗?还是为了让她愧疚?抑或仅仅是为了祭奠自己的感情?不管是什么,其实真的没有弄清的必要了。

好冷,腿和脚已经冻得没有知觉了,思想也慢了下来,似乎,连思想都因为寒冷而不听使唤了。写到这儿,累积于心中许久以来的担忧与积郁终于没有了。不担心了,不想了,不做了,真正有一种彻底轻松的感觉了。

不写了,也许真的没写完,就让这一刻定格下来吧。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也许永远,就成为了回忆中的一段沉封了。但我此刻,不怨了,不悔了,也不愿再想了。

夜真的深了,好冷好冷,胃也开始痛起来了。不写了,我要去睡觉了。明天,还有明天的事情。只是,明天只是我自己的明天,跟谁都没有关系了。

癫痫发作的危害是什么呢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医院好点
西安那家医院治癫痫好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