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黄圣依林峰 >> 正文

【荷塘】一封举报信(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句古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不,你以为自己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那料想,一夜风流招来群众举报,信上茄子一行,豇豆一行,连蹄蹄带爪爪地把事情全抖露出来了。

举报信是这样写的:

2月3日天麻麻亮,我起来出门小便,看见一个年轻女人从法庭大门里出来了。她东张西望、神色鬼祟,从我近旁走过时,我认出她是常来法庭催办离婚的那个女人。我怕被她看见急忙蹲下藏在土堆背后,等她走过去后,我起身看时,发现法庭大门口站着法警孙平,他正呆呆的望着那女人的背影,一副难分难舍的样子。我怀疑法警孙平当晚恐怕是留这女人在他房里奸宿,请你们调查此事。

这封信,由县法院转到山口镇法庭,院长批示,要山口镇法庭庭长万良就举报信列举的内容进行调查核实,并将结果上报。

山口镇是个大镇,虽地处沿山地带,却村庄密集人口众多,但法庭却只有三人,庭长万良,30出头,风华正茂,业务精通,工作扎实,在山口镇当庭长已经四五年了,是县法院物色的几位提拔副院长的人选之一;书记员叫李成,比万良大两岁,原先在县组织部门工作,刚调来时业务生疏,干了三年,现在才入辙了;另一个人,就是法警孙平,这小伙20挂零,高个头,白净脸,双眼皮,大圆眼,端端正正,匀匀称称,再穿上一身警服,呀,前看威武后看帅,简直帅呆了,没治了!这要是谈成个对象,还不把丈母娘给乐死了!偏偏这小孙性情乐呵嗓音又好,一样的歌曲让他唱出来,味儿就浓了,听着更美气了。据说镇上追他的有好几个姑娘,一个个都是迎风摆柳的人梢梢,眉目传情,暗送秋波,争着向这位“白马王子”献媚哩!为这,万庭长没少操心,时时提醒孙平:“不到火候,千万不能揭锅!”谁承想,这孙平那头不点火这头却点火了,竟与催办离婚的女当事人留宿鬼混开了!

万良把举报信反复读了几遍,觉得信上说得有眉有眼,不像是胡编冒捏的。万良看着这信,心里滚成了开水锅,怒火像水蒸气似的蒸腾着:孙平呀孙平,平日里我是怎么对你说的?人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难道你是一块石头,没心没肺?如果真有此事,不光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也会给咱法庭摸黑,我这当庭长的脸上还光彩吗?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查!先查清楚再说。可自己手头上处理的两个案子正在关键处,顾了掐诀,顾不了念咒,实在腾不出手来。书记员老李这两天正好有空闲,且老李年长与小孙谈这事儿,更能够打得开回转。对,先让老李找小孙谈谈,敲个开场锣鼓再说。

三天后,老李向万良汇报情况:“我找小孙谈了,他说没有这事儿。”万良心里巴不得没有这事儿,可又不放心,“你看他说的可是实话?”老李将举报信晃一晃,“我看没问题,说真的,这也就是一封没底没面、没名没姓的匿名信罢了,小孙年轻人又标致,一些人就想制造些花边新闻想出咱法庭的洋相,要我说就别理睬它,过两天打个报告上去不就行了,何必那么认真呢?再退一步说,就算是真有这事,咱能没事找事抖出来么?小孙没有好果子吃,那是他自作自受,咱们法庭可就倒了牌子了。这阵子正是你提拔副院长的关键时刻,要是因为这件事产生点负面影响,你提拔副院长的事还不就砸了?”

万良向来尊重老李,一来老李比自己年长,二来自己入党转正时组织上就是派老李找他谈话的,后来老李调来业务不熟万良就经常帮助他,工作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现在,万良听老李这么说,知道老李也是为自己着想,就对老李说:“我看咱们还是先查查吧,做到心中有数才行!”

晚上,万良躺在床上,一想到举报信心头就像缠了一团乱麻,捂住心口说:我在山口镇当庭长5年来法庭结案率高,年年被评为先进。加之万良年轻,又是政法学院科班出身,各种条件都满尺满丈,提拔副院长大有希望,可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小孙出事了。唉,管他呢,明日先找小孙谈谈,真要是揭开被子跳出猴子,嗨!看我怎么收拾你小子!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庭长,睡了么?”一听是小孙的声音,万良赶忙招呼他进来坐下,“怎么?有事?”小孙怯怯地说:“庭长,这两天我都没睡好,几次想跟你说说话,见你忙不忍心再给你添乱,可不说我心里又堵得慌,不说出来不安稳,我就来了。”

万良一听这口气,料定小孙是来主动承认错误的,“怎么?想明白了?这很好,你主动说了,也是好的表现。说吧,那女人是谁?”那料小孙一听这话一下子跳了起来,“庭长,你误会了,我说的不是这意思,匿名信上说的事我没干。庭长,我冤枉啊,我真的没干这事儿!”

“我希望你没有干,更希望咱们法庭不出这事儿。可是,你想隐瞒瞒得住么?要有就别羞羞答答痛痛快快说出来吧。要不,等我查出来了你再说后果可就不一样了,这个你是清楚的!”

小孙将身子朝前揍了揍压低声音说:“庭长,我怀疑这事与书记员有关,可你还让他找我谈话呢。”小孙说完没笑挤笑地笑了一笑。

万良见他这神态一下子火了,心里骂道:哼,年轻轻的心眼这么歪,人家举报信指名道姓说的是你,你没有也就罢了,怎么能胡撕乱咬,往别人身上赖?而且老李还在我面前袒护你呢,可你却把污水往老李身上泼。万良心里这么骂着,却仍压住火气说:“小孙,是我让书记员找你谈话的,要恨你就恨我,可你不能因此而反咬老李,倒打一耙往他身上栽,这样做可不好啊!”

小孙拍着胸膛:“庭长,我知道这么一说你会责怪我的,所以才犹豫了两天。其实,举报信上反映的情况我当时也看见了,只是觉得这事不光彩,说破了对咱们法庭不好,所以装作没看见,不料这举报信却说是我干的。庭长,我冤枉啊!”

“那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是这样的。2月2日我下乡发传票碰到一位同学,当晚就住在他家,第二天一大早赶回来。到镇上时天才麻麻亮,老远看见一个女人从法庭大门里出来,她鬼头鬼脑东张西望的,然后朝东头走了。我认得出来她就是常来催办离婚的马小琴,这马小琴的案子,不就是老李经办的么?等她走远了,我才回法庭,一掀大门门却关着,当时我就纳闷,明明看见她从法庭大门出来的,怎么门却关着?我就叫门,老李闻声出来给我开了门。我问他庭长呢,他说你下乡办案没回来。你想想这事儿,除了老李,还能有谁?”

嗨!王三他妈打搅团,半锅打成一锅了!举报信举报了孙平,只想着他主动承认,谁料想他一个蝎子倒卷尾又蛰上了老李,若真要是老李,问题就大了。这案子是老李经手办的,而且已经判决离婚结案了。这其中有无枉法现象?会不会因为奸情而使天平失衡?

万良让小孙先回去睡觉,嘱咐他暂时不要声张。小孙走后万良回味着小孙刚才说的这些情况,心中推想:就是说2月3日天麻麻亮时马小琴从法庭大门里出来,当时就有两个人看见了她。一个是写匿名信的人,另一个就是法警孙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定得弄个水落石出才行!

天一亮,万良就径直奔到马小琴娘家马村找到村支书说法庭结案回访,想邀请村上的党员和部分群众开个座谈会,听听大家对法庭处理马小琴离婚案的反响和意见。村支书很快就召集起了会议,大家对法庭的判决都表示赞成。

“从根子上刨起来,这桩不和谐的婚姻是贫穷和落后的苦果。山口镇处在山畔,交通不便,文化落后,买卖婚姻的陋习至今仍然存在。就说这个马小琴吧,一个如花似玉的俏丽女子,长脖儿,细项儿,柳眉儿,杏眼儿,纤纤的腰儿,亭亭的个儿,精明的心眼儿,麻利的巧手儿,哪一样称不上数一数二的人精儿?”

“可是她娘家穷啊,自小就定下了“娃娃亲”,丈夫比她大10岁,五短三粗的,没有一点儿灵醒样儿。男方家长知道自己孩子没彩头配不上女方,就一味投其所好,要脚给脚,要手给手。女方家长不论要钱还是要物,男方总是有求必应,天长日久攒成一个大块头。等到马小琴提出不愿结婚时,那笔帐说什么也还不起了,没办法,只有结婚过门,头一天吃了喜酒,第二天马小琴就跑了。她东躲西藏猫捉老鼠似的闹腾了两年多,男方终于死了心答应协议离婚,马小琴这才解脱了。按说,这样的婚姻,法庭早就应该给判离才好呢。”

……

大家七嘴八舌说了许多,万良听着,这才放心了。他想,既是这样,即便是老李真的与马小琴有奸情,也不存在因奸情而徇情枉法。座谈会一结束,万良又找到了马小琴,开门见山问她:“2月2日你到法庭催案,当晚住在哪里?”

马小琴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我住在……)旅社里。”

“你说实话,我这就去旅社查!”

“呀,看我这记性,怎么就忘了呢,那晚上我住在镇上一位女伴家里。她说她丈夫不在叫我住在她家里,我……我就去了。”

万良问她:“这回你该记清楚了吧?说的没错吧?”

“没错,不信你去查,你问去!”

“好,那我就去问。你那位女伴是谁?叫什么名字?”万良说着就要抬脚朝外走。

马小琴叹了口气,“唉,我看你今日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那我就照实说了吧,那晚我住在你们法庭书记员老李屋里。”

“是他强留你还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是我硬要留下的。”马小琴垂下头小声说,“那天谈话后,老李让我回去听候处理,我说你不判离我就不走。他催我撵我走,我硬赖着缠他,天黑时我就上了他的床,他拉我下来,我干脆脱衣躺下,就这样……”

万良回到法庭见老李房门开着就径直走了进去,老李一见万良进来,没等万良开口就说:“清早你出门,我一看你走的方向,就料知你干什么去了。今日我的心乱了一天,什么也没干,我说了吧,写举报信的人看错人了,不是小孙,是我留她住宿的,唉!”老李满头大汗愧疚地低下头停了停又说:“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没有抵御住诱惑,该受啥处分受啥处分,这叫自作自受!只是辱没了咱们法庭、委屈了小孙、连累了你。我……我对不起你和小孙呀!”

万良心头也很沉重,“事到如今,老李,你说该咋办?”

老李抬起头抹去眼泪,“上报,如实上报吧,我不怨你,再不能蒙哄组织了,也不连累你了。”

核查报告写成了,除了叙述事情的经过外,万良还在材料中强调了三点:一是女当事人主动留宿的;二是判决时没有因奸情而殉情枉法;三是老李有主动交代的行为,建议上级领导在处理时作为参考。万良将信口封好掂了掂,觉得手里沉甸甸的,老李的后半生,法庭的声誉,还有自己提拔副院长的前程,都可能因为这封信而深受影响。

结果,李成因在办案中知法犯法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被开除公职,并判处监外劳教一年。老李一出这事,妻子又气又恨又羞又恼,也提出和他离婚。老李苦苦挽留妻子态度坚决,老李见妻子不肯回心转意,也只得同意离婚。

县法院在选拔副院长人选时,鉴于万良在处理举报信过程中不护短的勇气,几经权衡,最终确定提拔万良为县法院副院长。

半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万良下乡去处理一个民事纠纷案件,路过老李所在的村庄,一打听,知道老李正好在家就买了一些礼品,想去老李家坐一坐看看老李。万良一走进老李家大门就大声嚷嚷着叫老李,这一叫不要紧,屋里出来了两个人,万良一见他们,一时愣住了,让万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马小琴跟在老李身后两人一起出来迎接他,万良笑着问他们:“你们,你们这是……”

还是马小琴嘴快:“庭长,不,院长,万院长,快进屋坐吧。是这样的,我知道是我一时糊涂,害得老李被开除了公职,媳妇也和他离了婚。我呢,离婚后也立不起蹴不下,不知怎么办才好?后来我就想,猴绾的疙瘩要猴解,是我害惨了老李,只要老李不嫌弃,我就干脆嫁给老李吧。老李起先还不同意,我就故伎重演衣服一脱睡在他炕上不下来,他没办法了乖乖地收留了我。现在,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是一对合法夫妻了,嘻嘻嘻……”

万良紧紧握住老李的手,“这样好,这样好啊!我祝福你们!”

……

长春市治癫痫的医院那家更好
引起癫痫病的病因是什么
梅州癫痫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