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火火兔哪款好 >> 正文

【海蓝·小说】立交桥下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面对川流不息的人群,狂风中的立交桥好像在声嘶力竭地喊,可是没有人理睬它。也许它的话真的是那么毫无意义,无足轻重。

突然下起雨来,这时才有人想到了立交桥。来不及回家的人们,乞讨流浪的人们,都来到桥下躲避风雨。

一对恋人匆匆跑到桥下,嘻笑,打闹,然后好像累了,旁若无人地抱在一起。一位小伙子偏偏在雨中淋着,好像对风雨视而不见。一幢幢大厦,像树林那样密布,难道他就没有一间躲避风雨?更为可笑的是,他自己没有房子住,还想着别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这句话被念了一千多年了,还不是一句空话。

他真的没有一间可以遮风避雨的房子。雨越下越大,街上的行人都不见了踪影,只有那些像乌龟壳似的小汽车,在风雨中急驶。

“年轻人,来到桥下避避雨吧,你的衣服都快淋湿了。”桥下一位老人好心地提醒他,那位年轻人好像醒悟了似的,仰面长叹一声,快步走到桥下。

老人坐在一张竹席上,身边放着一只复合肥包装袋。袋子里装得满满的,好像是被褥,还有空的饮料瓶等。他可能是一位拾荒的老人吧。

“年轻人,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你的人生路还长着呢。”老人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安慰他说。老人挪了一下身子,示意他坐在竹席上。

“谢谢你,大爷。”年轻人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挨着老人坐了下来。

“你在哪儿上班?怎么下雨也不回家啊。”老人看到年轻人穿着讲究,忍不住地问道。

“唉,都说冲动是魔鬼,这话真是一点不假。我本来在宾馆上班,工资待遇也不错,只是与主管发生了矛盾。我一气之下,辞职不干了。本来我想自己年轻力壮的,又有专业职称,找个工作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想不到现在正值金融危机袭卷全球,各行各业都生意萧条,每个单位趁机大批裁员,找份工作真是太难了。我跑了几个单位,都吃了闭门羹。”

“那你可以再回到原来的单位看看,向主管赔个礼,说不定他会再收留你的。”老人好心地说。

“让我向他赔礼?”年轻人摇摇头说,“那是不可能的。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一想到主管飞扬跋扈的样子,就十分反感。况且他是有意陷害我,想置我于死地,又怎么会再聘用我?说心里话,我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前途,而是我的妹妹。我感觉主管那小子不怀好意,对妹妹居心叵测。”年轻人忧心忡忡地说。

“你还有个妹妹在那里?那事情更好办了,让你妹妹说一说不就行了。”老人笑了。

“她不是我亲妹妹,我与她分别时,她说永远也想见到我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年轻人望着越下越大的雨,不解地说。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这个老头子才不懂呢。”

年轻人看了看老年人说:“我看你的穿着,不像拾荒的人。”

老年人长叹了一声:“唉,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到处流浪。我本是一位退休工人,每月多少也有些工资,完全够自己吃饭的,只是被我女儿害苦了。她高中毕业后,与同学一起外出打工,一走就是三年多啊,至今杳无音信。她母亲本来身体不好,又急又气,一病不起。我离开家快一年了,不知老伴现在是死是活。我答应过她,找不到女儿,决不回家。”老人说着擦了一下眼泪,“唉,人海茫茫,想找一个人该有多难啊。”年轻人听了,一时无语。

一曲《月光下的风尾竹》轻轻飘来,是卖葫芦笙的妇女吹起的。她有三十岁左右的年龄,衣着朴素,身上背着三、四十只的葫芦苼,在向路人推销。平时人们匆匆忙忙地走过立交桥,谁也不会注意她。况且她吹奏的乐曲,同汽车的马达声混在一起,也不那么好听。现在人们在桥下避雨,汽车也少了,在“哗哗”雨声的伴奏下,那乐曲好像一下子动听起来。她发现有人在静静地欣赏,早已丢失的信心一下子又来了,她更加卖力地吹了起来。

离她不远处,还有两位更可怜的老人,他们几乎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一张破席,一床破被子,一只讨钱的茶缸,就是他们的全部家当。有好心的行人经过,就向茶缸中投入五毛或一元钱。躺在竹席上老太太没有反映,坐在一旁的老大爷忙着磕头感谢。

雨水流淌在路面上,一辆宝马飞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老人的脸。老人仿佛没有感觉到,无动于衷地注视着地面。

“呸!”年轻人对着远逝的宝马,吐了一下口水。

“你女儿没有手机或者其他的联系方法?”年轻人王小山问拾荒的老人。

“她曾有一个手机号,可是不知为什么,早已打不通了。”老人叹息了一声。

“你确定女儿在这个城市里?”

“是的,女儿离开家的时候,我看过她的车票。”

王小山低头想了一会,突然眼前一亮:“我有一个办法,也许能找到你的女儿。”

老人听了,怔怔地看着王小山,忽然就要跪下感谢他。王小山赶紧扶起老人:“大爷,你这样做是折我的阳寿,我实在担当不起。”

“你如果能找到我的女儿,来生给你当牛做马我也愿意。”老人说着,擦了一下眼泪。

“拭拭看吧。”王小山说着,从老人拾来的废品中,找出一块大的硬纸板,掏出随身带的碳素笔,在纸板上写下几个大字:

“招工启示:本公司因工作需要,急招女性电话员一名,月薪五千元!要求……”

“大爷,你的家庭住址是哪里?你女儿有多大了?”王小山问道。

老人不明白他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说出他的家庭住址以及女儿的年龄。

王小山提笔继续写道:“要求:年龄在二十四岁左右,必须是河南省虞城县赵家湾镇人。本公司以诚信为本,决无欺诈。不符合条件者免谈!”王小山怕别人不信任他,又掏出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贴在了纸板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老人不解地说。

王小山神秘地一笑:“你就在这里等好消息吧,现在的人们想工作都想疯了,看到这么诱人的广告,人们保证会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传到你女儿那里,她就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老人听了恍然大悟,连声说:“谢谢你,真的太感谢你了。如果让我去找,恐怕再找一年也不会有结果,还是你们年轻人有办法,头脑聪明。”

立交桥下,来往的车辆很多,路过的行人更多,因为这里是居民区到商业区的咽喉之地。来来往往的人们看到这一老一少整天呆在立交桥下,守着一个招工的大牌子,都感到十分好奇。更让他们诧异的是那招工广告的内容,一个电话员,每月五千元的工资,谁信!

一位中年妇女忍不住地问道:“你们公司是干什么的?只招收二十四左右的女青年?”

“我们公司不大,活也不累。职工就是接一下电话,并登记好电话内容,报给上级部门就行了。我们招收的条件这上面写的很清楚,不符合条件者免谈。”王小山和颜悦色地解释说。

“接个电话一个月能给五千元?你们不是人贩子吧?”

“大嫂,这话您可不能乱说。这是我的身份证,如果我不是诚心诚意的,敢在这里亮出身份证?”王小山笑了。

“你说的话也有道理,不过,你们的条件也太苛刻了。真没有听说过,招工还有限制家庭住址的。”那位妇女无奈地摇摇头,走了。

广告牌不大,可是,正如王小山预料的那样,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只是人们看到那苛刻的条件,又扫兴地走了。

一天,两天,丝毫没有老人女儿的消息。老人虽然有些焦急,但看到王小山那镇静自若,胸有成竹的样子,也只好陪着他。每天,他们轮流着去吃饭,从没有离开过立交桥半步。到了第五天,来了一位记者模样的年轻人。他拿着照相机,对着广告牌左照,右照,然后又好奇地问王小山:“你们这个招工信息是真实的吗?”

“当然是真实的了,我以人格担保!绝对真实。”王小山微笑着面对记者。

“你们为什么对职工的年龄和家庭住址要求这么苛刻?”

“对不起,这是我们的企业机密,恕不能奉告。”王小山礼貌地回答。

第二天,老人去买早点时捡到一张报纸,他高兴地对王小山说:“你看,我们的广告都上报纸了!”

“真的?”王小山兴奋地接过报纸,一点不错,特别是报纸上的那张插图,拍得好极了,广告的内容都清晰可见。“这下好了,报社为我们免费做了一则寻人启示。只要你女儿在这个城市里,她马上就会来找我们的。”王小山自信地说。

老人听了,激动地热泪盈眶。他焦急地在立交桥下走来走去,看到每一位年轻女性走来,他都认真地看上几眼。三年多了,女儿来了我还能认出吗?她瘦了吗?老伴想女儿得了重病,卧床不起,至今不知是死是活。他离开家也快一年了,一年来,他风餐露宿,受尽了奔波之苦,找到了女儿,所有的苦难都会结束的。女儿真的能来吗?

到了下午,太阳已偏西了,仍是不见女儿的影子,老人显得更加焦躁不安。突然,一位年轻的姑娘从远处匆匆走来。她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面容有些憔悴。那姑娘好像对身边的一切都熟视无睹,直奔立交桥下。她来到王小山的面前问道:“是你招工吗?”

“是啊,你看看自己符合条件吗?”王小山仔细地看着她。

“符合。”

老人看到姑娘从远处走来,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她。听到她说话,老人终于认出了女儿,他老泪纵横地紧走几步,抱住女儿大哭:“凤儿啊,爸爸终于找到你了!”

那姑娘本能地想抽身走开,看到哭泣的老人,一下子愣了。接着也大哭了起来:“爸爸,你怎么来到了这里……”

王小山看到他们父女抱头痛哭,热泪也滚滚而下。他把广告牌扯成几块,塞进老人拾荒用的蛇皮袋里。

“好了,我们应该高兴才是。走吧,我领你们到饭店好好吃一顿饭,在这立交桥下我真是呆够了。”

“你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们父女应该好好地请你吃饭才对。”老人擦了一下眼泪说:“走,我们找一家最好的饭店去。”

王小山看了看他,心想,这拾荒的老人也想摆阔来了。最好的饭店?一顿饭就得几千块,你有条件吗!我在外面混了几年,还不敢进高档的饭店呢。

“你别忘了你的蛇皮袋子。”王小山看到老人拉着女儿就走,就提醒他说。

“不要了,我再也不会去拾荒了,我要领着女儿一起回家。”老人看到王小山的神情,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解开破旧的外套,一把撕开里面的一个大补丁,拿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来。

“这是两万块钱,找不到女儿,我只是以拾荒谋生,永远也不会动它。现在好了,找到了女儿,我心里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老人轻松地说。

来到饭店,老人要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慈爱地对女儿说:“饿了吧,快吃吧孩子,吃饱了我们就去火车站买票,回家看你的母亲。”

“妈妈身体还好吗?”凤儿擦了一下泪水说。

“唉,她想你啊,你走后她的身体一直不好,现在也不知怎样了。”老人忧伤地说。

王小山看着凤儿,不解地问道:“这几年你都在干什么?为什么不与家里联系呢,让你的父母受这么大的罪。”

凤儿叹了一口气说:“一言难尽啊,毕业后我与同学一起来到这个城市,决心要混出个人样来,过年过节也好风风光光地回家。可是,人生地不熟的,找个工作真是太难了。有的单位没有介绍人他们不收,有的单位想要我们,但看到他们不怀好意的目光,我们又不敢去。半个月后,我的手机就没有话费停机了。我们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哪里还有钱打电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同学一起当了群众演员,一场戏下来,挣了几个钱,去掉房租,几乎不剩钱了。后来,我的同学找个男朋友,他们一起去了南方城市。我独自留了下来,继续当群众演员。我最崇拜的是那个红遍全国的大明星,我发誓一定要坚持下去,说不定哪一天我演红了,导演让我当个女主角也未可知。有人提醒我说,只要与××导演走近些,就可能得到破格录用。可是那些事我总是非常反感……就这样,我怀着梦想混了三年多。有时我也极想与家人联系,听听爸妈的声音。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处境,还是咬牙没有打电话。家人如果问起我的情况,我怎么说呢。买不起菜,我就去附近的菜市场捡别人丢弃的菜叶,冬天没有暖气,冻得受不了,我就躲在超市里看书。有一次,我连买馒头的钱都没有了,向别人乞讨又实在伸不出手。我饥肠辘辘地在大街上转悠,突然看到人行道上有一个苹果,我立刻停了下来。我偷偷地看了看四周无人注意,匆匆捡起那个苹果装在衣兜里。回到住处,我洗了一下,吃下肚里,也算是一顿晚餐。那天,我哭了一晚上。我家的前面就是一个很大的苹果园,每到秋季苹果成熟的时候,树枝上挂满红红的苹果,好远就能嗅到苹果的清香。妈妈知道我最爱吃苹果,总是把最大最好的苹果留下几筐,舍不得卖掉。我一年四季都能吃到香甜的苹果……”凤儿说着笑了,泪水却流过她消瘦的面颊。

老人早已泣不成声:“女儿,我们不当什么演员明星,我们回家。回家后,把那个大苹果园承包下来,我帮你管理。每年的收入也很可观,何必在外面受这个洋罪呢。”

“我早已想回家了,只是我连买车票的钱都没有。再说了,我混成这个样子,面对邻居的目光,我怎么抬起头来呢。”凤儿为难地说。

“你父母年纪都这么大了,你应该抛开虚荣心,回去照顾他们。”王小山说。

凤儿看着饱经沧桑的父亲,默默地点点头。

吃过饭,王小山说:“你们快去买票回家吧,我们就此分手,祝你们一路顺风!”

老人站起身来,抽出一叠钱说:“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

“大爷说那里话,我们萍水相逢就是缘分,我决不会要你的钱,再见!”

王小山说完,匆匆走出饭店。他来到立交桥下,那个装满饮料瓶的蛇皮袋还在。他把袋子放在那两个讨饭的老人身边,又掏出十元钱放进老人的茶缸里,转身走向慢慢降临的夜幕里。

王小山忽然觉得曾经的困难是那样的渺小,看着老人执著不屈的背景,王小山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信心。

合肥专治癫痫医院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治疗好
癫痫治疗医院哪儿比较好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