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高级绿化工挂靠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孔乙己回乡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孔乙己当宰相了,孔乙己当宰相了。”

孔乙己,那个为一碟茴香豆而窘迫的孔乙己,如今名扬天下了,中状元了,皇上钦点的。奔走相告的人们,津津乐道地分享着这莫大的喜悦。是啊,这个鬼地方,多少年没有出人物、没有出故事了,如今孔乙己中了状元,还当了宰相,这个原来拉屎不生蛆的地方,马上就要红土铺地、锣鼓开道了,人们能不高兴吗?

“秀丽,孔乙己中状元了。”卖肉的李屠户媳妇乐颠颠地跑到程秀丽家报信。

孔乙己好几次都在自己那里买猪大肠,可总是要顺手拿走点猪血、猪毛什么的,猪毛说是用去做笔毛写字,猪血孔乙己就保密了,神秘兮兮的不明说。每一次,李屠户媳妇都追着孔乙己加两文钱,可孔乙己总是偏偏不给,笑嘻嘻的,被李屠户媳妇逮到了,挣脱不了,索性在她那胖墩墩的乳房上摸一把,说猪油沾了自己的手,笔也握不稳了,就着屠户媳妇的花衣衫擦擦干净,再觍着脸和屠户媳妇低低地说些个贴己的话,趁着胖媳妇笑得花枝乱颤时偷偷地开溜,当然,把买的猪大肠、随手拿的猪血、猪毛都一并拿走。

“中就中呗,有什么了不起的,既然有状元,自然会有人中,有什么稀奇的。”说话的是程秀丽的老爹,一个老实巴交的庄稼人,他一个劲地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不时地露出一口黄牙。

“中了,真的中了?”程秀丽听到说话声,连忙从灶房里出来,实在不敢相信,孔乙己真的中了。孔乙己一直都对自己好,就想讨了做老婆,可娘总是要孔乙己拿三百块现大洋来,如今孔乙己中状元了,有了那现大洋就可以把东村那瞎子家的聘礼退了。

“中了中了,秀丽啊,明天就回来了,你还不赶快梳洗打扮,准备迎接孔大人啊。”胖媳妇笑得嘴都闭不上了,那用红纸染过的嘴唇,就好像一个大染缸,里面还游着两排极不整齐的小白鱼,当然,中央少不了一条血红红的大蟒蛇。

“走走走,回你家打扮去,少来这里鼓噪。”秀丽爹说着,站起来起推屠户媳妇,屠户媳妇不走,老爹举起大烟杆就要打人,把那屠户媳妇吓得提着碎花的裙子跑开了,在院门口不小心被地上的柴火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好在没有跌倒,倒惹得村口榕树低下纳凉的人们一阵哄笑。

“叔,知道吗,那孔乙己偷屠户的猪大肠时和屠户媳妇说什么了?”一个毛头小子问一旁的老蒜头。

“说啥,说猪毛呗。”老蒜头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

“说啥猪毛?说的是阴毛。说猪毛有啥意思?人家那胖媳妇可是出了名的抠门鬼,一个铜板可以当三用的,说猪毛能放过他。”毛小子叫李桑,又懒又傻,已经二十老几了,没有媳妇,没有父母,独人一个,平时就东家出西家进的,整天游手好闲的。

“猪毛就猪毛,胡说什么呢?”方伯骂道,不长进的东西。

“就是阴毛嘛!那天我在菜市口听到他们约好晚上屠户去买猪不在家,孔乙己去给胖媳妇数阴毛的嘛。”李桑觉得很委屈,那天晚上孔乙己真的去了,孔乙己轻车熟路地进了屋,从虚掩的门缝中可见胖媳妇只穿了一条小裤衩、系了一个红肚兜,李桑好想进去看看孔乙己是咋给胖媳妇数阴毛的,可一想起屠户那把大大的杀猪刀就害怕,只得躲在窗子下面偷听,咯吱咯吱的声音、女人呻吟的声音、男人喘息的声音都有,可就是听不到数数的声音,一直到天快亮了,孔乙己乐颠颠地哼着小曲偷偷地溜回家,李桑才闷闷不乐地跑出来,心里好不懊恼,后来李桑又尾随孔乙己好多次,还是没有听到孔乙己数阴毛的声音。孔乙己还是个读书人哪,说话不算数,说帮胖媳妇数阴毛的,折腾了一晚上也没有数,这不是骗人吗?

“还说,再说就打断你的狗腿。”方伯骂道。

“一家一人,都带上工具,去铺红土,迎接孔乙己孔大人。”李桑还骂骂咧咧地想说什么,村保已经敲着锣鼓来召集劳动。

“走走走,铺路去。”大家三三两两地散了。

第二天,孔乙己回来了,成群结队的人们簇拥在道路的两旁欢呼孔乙己。

“父老乡亲们,你们好,我回来了。”孔乙己掀开八抬大轿的的红布帘子,一拱手,算是和乡亲们打招呼。

“孔乙己,孔乙己。”秀丽站在人群的最前头,叫得最响亮,她今天把过年穿的花布裙子都穿上了,还抹了胭脂、戴了耳环,好不漂亮。

“孔乙己,孔乙己。”胖媳妇也在人群中,她声音叫得很小,小得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她又兴奋又害怕,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孔乙己,见了面说什么才好。

“父老乡亲们,大家好,乙己在这里给你们行礼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和呵护,我的成功离不开各位父老乡亲,谢谢你们。”孔乙己下了轿,穿着大红的朝服站在路中央八面威风。

“孔乙己。”秀丽笑了,她看到孔乙己朝自己看了一眼,还笑了笑,她心里乐开了花。

“孔乙己,”屠户媳妇也看到孔乙己朝自己这边看了又看,自己这身材,在人群里是出奇得好认,肯定看到自己了,孔乙己还笑了笑,胖媳妇幸福极了。

“父老乡亲们,乙己今天回来,一来是看看大家,感谢大家;二来是还酒馆的帐,人嘛,要品质、讲信用,不能赖账。三来嘛,是邀请大家,我下个月和将军家的小儿女成亲,欢迎大家到我北京的府邸做客,管吃管住啊,还负责盘缠啊,记住,就是不准送礼啊,谁送礼我和谁急啊。”孔乙己说得义正言辞的,说着,又笑了笑。

“恭喜,恭喜,恭喜孔老爷双喜临门。”人们纷纷簇拥而上,秀丽没有动,胖媳妇也没有动,她们杵在路边,一脸的茫然。

哪里的癫痫医院效果好
癫痫治疗需要多少钱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安故重迁网 | 景德镇酒店预订 | 去黄山要带什么 | 北京奥运会安保 | 玻璃马赛克标准 | 瘦狐体雕 | 剑影重楼